筆趣閣 > 我有一座軍火庫 >第167章痛打暴徒

  劉陳氏大約二十六七歲,正是風華正茂的年齡。簿簿的絲綢裙子,把她包裝得像霧里看花,豐腴的體態,山山水水,若隱若現,極具誘惑力。
  咕嚕――
  奎暗暗吞了一下口水。其其格聽到響聲,再看見奎一陣臉紅,伸出腳在他腳背狠狠地跺了一腳。
  “你把眼睛看哪去了?”
  看見其其格那想吃人的眼神,劉陳氏已快走到跟前,奎連忙尷尬地說道:“來,喝酒,我們喝酒。哈哈?!?br>  舉杯之際,劉陳氏已到了跟前,看前這兩個小伙子喝的是桂花酒,吃的是燉羊肉,不由皺起了眉頭。大熱的天氣,這種吃法很容易火。
  “小二,幫這兩位客人倒兩杯茅根糖水,有利于清熱降火?!?br>  “好咧,來啦?!?br>  劉陳氏的做法,連原本對她有些感冒的其其格都有些心里舒坦。剎那間,她的臉也浮起了笑容:“謝謝掌柜?!?br>  誰也不知道劉陳氏為什么會對奎這邊格外關照,是因為奎長得帥嗎?
  “各位大爺,各位客官,你們慢用啊。天氣燥熱,有需木茅根水的,盡管吩咐,免費送!”
  劉陳氏話音剛落,被一個長相粗魯的大漢拽住裙子一角。原本她穿得較暴露,裙角被人拽起,等于整個裙子被人給撩起來,大腿以的春光都露出來,惹得驚呼聲響徹大廳。
  劉陳氏又羞又臊又怒,想發作,又不敢。這個人可是縣城有名氣的潑皮無賴鄭志,由于長得黑,人們都喜歡叫他的外號“黑皮”。
  “黑皮,你干什么呀?你找死啊?!?br>  劉陳氏這樣罵著,更惹起了黑皮的興趣,干脆站起身來,一把將她攬入懷里。
  “干什么?陪爺喝杯酒吧?”
  黑皮端起酒杯,硬是把酒杯往劉陳氏的嘴里塞。劉陳氏一掙扎,一杯酒全部往她的衣領處倒了進去。她的胸前濕了一大片,胸前那兩團東西看去更加誘人。
  “來,陪爺們喝一杯吧。你沒有男人,我當你的男人也行啊。免得你深更半夜一個人寂寞難耐?!?br>  劉陳氏的身體被黑皮的手緊緊地箍住,絲毫不得動蕩。再說,黑皮是顧客。
  顧客是帝。這個道理在任何社會都一樣。
  讓奎更吐血的是,黑皮竟然趁機把手伸進了劉陳氏的胸前!
  霍――!
  砰!
  奎畢竟是辛力剛的徒弟,或多或少還是練了一些武功的。只見他身形一動,整個人如一發炮彈似的狂飚出去,猛然一拳砸在黑皮的顴骨。
  黑皮的顴骨被砸了一拳,痛得半死,眼前出現了無數個小星星,劉陳氏趁機從他的控制下溜走。
  砰!砰!砰!
  奎打出了一套組合拳,連續三拳砸在黑皮的肚子。算他長得人高馬大,也經不起奎如此猛力的攻擊。
  撲通,黑皮倒在地,腳伸了幾下,不動了。
  這下子整個酒店可是炸了鍋?!按蛩廊死?,快跑呀?!斌@呼聲一片,食客們紛紛向門外逃,誰都怕惹人命官司。
  那個被黑皮污辱的劉陳氏,也嚇得兩腿發軟,整個大腦一片空白。此刻,奎還是清醒的。他把手指往黑皮鼻子一探,還有鼻息,頂多只是打暈過去了。
  要是不顧及面子,奎會用一泡尿把黑皮澆醒。這個時候,他只有向劉陳氏說道:“你讓人去打一桶冷水來?!?br>  不一會,店小二用木桶提了滿滿一桶冷水。這桶水剛從古井里打出來,冰涼刺骨,嘩啦啦,一桶水劈頭蓋臉澆向黑皮鄭志的頭部。黑皮動了幾下,一骨碌從地爬起來,形象好不尷尬,想奪門逃去。
  奎擋在黑皮面前,冷冷地問道:“你還要不要再打一場?”
  黑皮看見滿大廳的人跑得一個不剩,連自己帶來的那幫“兄弟”都不見了,哪里還有再打的勇氣?
  “你、你是什么人?”
  黑皮腿腳有些發抖,聲音也是抖的。
  “我是什么人不重要。重要的是你,如果不守人倫道德,會有人把你送到閻王爺那里去,然后被打入畜生道。這話你信嗎?”
  “信,我信!是爺們,你給我走著瞧!”
  說罷,黑皮如一條光滑的泥鰍,腳底摸油,呼地跑得不見蹤影。
  其其格覺得奎這一頓猛揍,打得很解氣。這個黑皮大約是去搬救兵了。他們要是走了,劉陳氏豈不慘遭毒手?
  想到這,其其格向劉陳氏雙手抱拳,說道:“掌柜的,給你添麻煩了?!?br>  “謝謝你們救了奴家。這幫人是縣城的潑皮無賴,隔三差五來小店喝酒耍賴,有時候吃飽喝足了不給錢,還要占奴家的小便宜。奴家真是恨死他了??墒?,奴家丈夫死得早,孤身一人,又有什么辦法呢?”
  這時候,奎才知道劉陳氏原來是個寡婦。自古以來,都有“寡婦門前是非多”的說法,何況她還是個開酒店的。一年到頭,到店里來吃飯喝酒的人,總免不了有人想趁機揩她身體的油水。
  “剛才那個人是什么來頭?”
  劉陳氏便把黑皮的情況向奎作了個介紹。原來,這個黑皮鄭志是饒州縣尹尹力的小舅子!此人仗著有一個當縣官的姐夫,糾集一幫人在縣城為非作歹,橫行鄉里。老百姓恨透了他們,卻拿他們沒辦法。
  “劉陳氏,像你這個身份,開一家小店真的很不容易。我幫你出頭,讓那幫人從今以后,再也不敢來招惹你?!?br>  “敢問客官尊姓大名?奴家無以回報!”
  其其格一聽惱了,罵道:“喂,你這是什么話?我家兄弟一向都是路見不平,拔刀相助。哪需要你什么回報?實話告訴你,你只有老老實實地守婦道,才會保得一生平安。要不然,信不信我把你這家小店給拆了?”
  劉陳氏被其其格的話給弄得一臉懵逼。再仔細看其其格的打扮,心里便明白了幾分,這個小伙子,竟然是女扮男裝!
  一般的男人,到這個年,已經有喉結,長胡須了。而其其格這兩項性別特征都沒有,說起話來也像女孩子。所以,聰明的劉陳氏從其其格的話里聞到了濃濃的醋味。
  https:///html/book/51/51998/l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