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有一座軍火庫 >第171章備戰
時間悄然逝去。眨眼間,又是半個月。
其實這半個月,比以往半年還要難過。文奎每天都在擔心,元軍會在哪一天進攻黑水寨?有好幾次,他都從惡夢中驚醒。
清晨,窗臺傳來幾聲“咕咕咕”的信鴿聲。這只信鴿是文奎和王道生通信的主要渠道。文奎打開窗,抓住那只腿上有花斑紋的信鴿,從信鴿腹部取出一條小紙條。
上面寫著:郝珍文率部二十萬之眾,將于即日啟程!
二十萬!
看到這封信,文奎的腦袋“轟隆隆”一聲巨響,就像遙遠的天邊滾過驚天春雷。上次滿都拉圖的十萬軍士,被黑水寨打得只剩下一半人。黑水寨的傷員也還沒有完全恢復健康!
密室內,史勇等幾個人看見小紙條,一個個都陷入了沉默。誰都清楚,以黑水寨的六千人去對抗朝廷的二十萬人,簡直是以卵擊石。
文奎見氣氛格外沉悶,有些不悅地問道:“怎么了?你們一個個都蔫了?”
史勇第一個說出了自己的顧慮:“以黑水寨目前的實力,根本沒有可能和二十萬元軍對峙。實話實說,我們后面招的三千人馬,實力遠遠不如以前的軍士。說不好聽一點,我們真的是烏合之眾啊?!?br>蘇北還是那個火爆脾氣,猛然一拍桌子,怒喝道:“沒什么大不了的,拼死一戰,人死鳥朝天,也沒有白來世上一遭!”
李敢、文沖、鐘智等人,你看我,我看你,也不知說什么好。這種時候,他們更相信文奎,每到關鍵時候,他的武器彈藥就好像用不完似的,眼睛一眨,老母雞變鴨。上次不知從哪弄來兩大桶汽油,用火攻的辦法讓元軍付出了慘重代價。
“遇到強敵,你們要是拿不出一個有效的方案,就不能算是一個優秀的指揮官。自古以來,以少勝多,以弱勝強的案例多得數不勝數。如果連二十萬軍隊我們都吃不下來,那我們這六千人馬,肯定就會被元軍抓去一個個砍了腦袋?!?br>文奎把激將法和啟發式教育法一起用,對這群以前只知道當土匪的漢子進行循循善誘,慢慢開啟他們的智慧:“現在我們和元軍的關系,就是敵我關系。有我無他,有他無我。雖然在力量上我們暫時還處在弱勢,但我們也有很多優勢。上次擊敗十萬元軍,我們的受傷人數五百六十一人,戰死的人僅一百三十八人。傷亡總數近七百人。而元軍呢?損失了一大半,連統帥都被我們給干掉了,副統帥嚇得倉惶逃命。所以,我認為這次也不用怕,只要把黑水寨這個天險用好,肯定也能取得勝利。說不定還能取得比上次更加輝煌的戰果。我給你們一個晚上思考,把能想的辦法都給我想出來,明天上午開會,具體布署作戰方案?!?br>…………
當天晚上,文奎又一次鉆進了神秘的軍火庫。
手雷四十箱,手榴彈三十箱。輕機槍子彈二十箱。步槍子彈兩萬發。手槍子彈一萬發,擲彈筒十二具,汽油四桶……
幾乎是整整一個通宵,文奎都在當搬運工。奇怪的是,無論他搬多少武器彈藥,他都能順利返回現實世界。
經過最近兩次搬運武器,文奎漸漸悟出一個道理:軍火庫的武器,是根據他所處環境的危險系數而定的。越危險的時候,越能搬出足夠多的武器!相反,和平時期,他想運大量的軍火,連那扇門都不會打開。
第二天早晨,其其格第一個來到文奎的臥室,被他那堆了滿滿兩個大房間的軍火嚇壞了。
“文哥,你哪來那么多的武器?”
說罷,其其格已經操起一支步槍,作瞄準狀,表現得十分新奇。嶄新的步槍連槍油都還在,一看就是剛剛出產的那種。經過近段時期的練習,其其格已經能熟練使用步槍和左輪手槍。
文奎連忙制止道:“瘋丫頭,你別亂來,弄不好槍會走火的?!?br>其其格無知地問道:“走火是什么意思?”
“走火,就是像炸藥一樣,你不想它爆炸時候,因操作不當,它卻爆炸了。由于是意外,所以很容易傷到自己?!?br>文奎盡量解釋得仔細一些,讓其其格能聽懂。從上次參加攻打慶豐糧庫的戰斗看,其其格表現得很積極。對待元軍,她能像對待野獸一樣,拔刀便捅,毫不留情,不愧是一名打獵的好手。
“哦。原來是這樣。但文哥,你有這么多武器,應該給我配一支槍了吧?”
文奎不由頭皮發麻。這些槍都是要配到前線給別動隊。六個大隊,每個大隊都有一支別動隊,總計六百人。目前他們的槍還沒有達到人手一支。
“最多只能給你一支左輪手槍,子彈嘛,十發,怎么樣?”
“謝謝文哥?!?br>其其格像撿到寶似的,拿到她想要的東西就跑。估計應該是到那群女孩子當中去顯擺了。
太陽升到半空的時候,文奎召集部將開了第二次軍事會議。史勇、蘇北、李敢、文沖等人,一個個都拿出了自己的破敵之策,把這些人的意見綜合起來,就能形成一個完整的作戰方案。
文奎拿著這些皺巴巴的紙張,得意地笑道:“之所以讓你們寫出來,就是要讓你們開動腦筋,多想多思考。下面,我來給你們講幾種經典的戰術?!?br>“首先,我要向大家介紹的是游擊戰。所謂的游擊戰,就是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,我方用飄移不定的打法,讓敵人摸不清我方意圖,被打地挨打。敵進我退,敵駐我擾,敵退我追,敵疲我打!我們所處的大山區,森林茂密,地形復雜。而我們的人又對地形非常熟悉,所以,我們就可以用此種戰術,讓進犯我們的元軍將士有來無回!”
文奎一開始講課,那些大老粗,剛剛經過柴管家進行了掃盲班教育,這種時候,一個個都拿出紙張筆墨,認真地記述起來。
文奎一口氣講述了游擊戰、防御戰、攻堅戰等戰術,讓這些大老粗們大開眼界。這些知識,至少在這個世界,還沒有人能把它們上升到理論的高度。
  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