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有一座軍火庫 >第181章永不言棄

  文奎和李敢兩個人,聽說黑水寨曾經盛產無煙煤,連夜快馬加鞭,回到黑水寨。
  文夫人聽罷,也是滿臉懵逼:“這、這究竟是什么時候的事情?”
  文奎回答:“北宋時期,準確點說,應該是北宋末期,宋徽宗在位期間,黑水寨一帶曾經大量開采無煙煤。后來由于戰亂,采煤業漸漸蕭條,直至知曉者寥寥無幾。這條信息是王道生告訴我的?!?br>  文夫人聽得半信半疑。由于年代太過久遠,文家村的人又是戰后從外地遷徙而來,所以對于黑水寨采煤業一無所知?,F在就算王道生從地方志書看到的記載,她也不敢全信。
  第二天,文奎召集史勇、蘇北、文沖等幾個核心人員開會,專題研究黑水寨的創收問題。史勇在黑水寨混跡多年,也是第一次聽說這里有無煙煤。
  “北山一側,開采石灰石倒是聽說過,無煙煤的事真的沒聽說過?!?br>  史勇絞盡腦汁,回憶這幾年的經歷,覺得文奎的思路是正確的,只要自然資源利用得好,又有那么多的精壯勞力,黑水寨不愁沒飯吃。
  如今的黑水寨已經兵強馬壯,當然不能靠打家劫舍維持生計。生活在這樣一個純農業時代,就算把整信州府接管過來,又有多少油水可榨?
  會議討論了大半天,最后決定分兩批人馬行動,一批人馬由史勇帶隊,去專門開采石灰石。另一批人馬由蘇北帶隊,專門去鉆地洞,尋找煤礦資源。
  北山的石灰石裸露在外,只需要鏟去簿簿的一層土,便能找到石礦。開采煤礦的工程量卻是大到不可想象。畢竟大家都是凡夫俗子,又沒有透視眼,只有依靠人力挖地道。每挖一米便用杉木固定好,再繼續往下挖土。
  蘇北來自北方,對于江南濕熱氣候并不適應。文奎有些擔心他受不了這個苦。畢竟每天往地底下挖,都是看不到希望的勞動。
  時間一天天地過去。
  文奎從軍火庫拿出一捆一捆的炸藥包,專門用于史勇開采石灰石。十公斤炸藥,尋找一個爆炸點,轟隆隆,把石灰巖山體炸塌,便可以夠他們開采好幾天。
  一車車的石灰石被開采出來,用馬車、牛車運到碼頭,然后裝船運往江浙一帶。白花花的銀子開始往黑水寨流。黑水寨的人們,笑容也越來越燦爛,
  而蘇北帶隊的采煤業,卻連續半個月勞作顆粒無收!
  這天,文奎親自來到西山山腳下,蘇北帶著十幾個人鉆進地底下三十幾米的地方,挖下去仍然是粘粘的黃土。工人們坐在草地上長吁短嘆,一個個都像秋后的茄子,打不起精神。
  一向堅強、果敢的蘇北也持懷疑態度,弱弱地問道:“文司令,我們是不是被那幫書生給騙了?特么這種地方哪有什么無煙煤?挖出來的都是濕濕的、帶粘性的黃泥巴?!?br>  文奎也不敢保證自己是對的。畢竟事情已經過去一兩百年時間,誰敢保證黑水寨這樣的窮山惡水會產煤?
  無煙煤在深不見底的地底下。而挖煤的人卻是很盲目地勞作,何時才是個頭呢?
  “修地方志的人,一般不會無中生有的。修志的核心要素,就是要保持真實性?!蔽目f著沒有底氣的話,弱弱地反問道:“說不定黃泥巴下面,就是煤層呢?”
  蘇北苦笑道:“這些天來,我們就是這樣想的。正因為這樣抱著希望,一天天地往下挖,挖了三十多米深,還是看不到任何希望?!?br>  誰都知道,希望才是活下去的動力!
  如果沒有希望了,直接后果就是導致信心坍塌,精神摧毀,甚至人的生命消亡。
  “蘇北,如果大伙都覺得累了,可以輪流休息。但采煤的事情,還是要堅持下去。我們已經為之付出了很多,一旦放棄,以前所有的勞動都會付之東流?!?br>  蘇北咬咬牙,苦逼地吼道:“我們堅決聽文司令的,挖不到煤絕不放棄!”
  就在這一刻,突然從井下傳來興奮的叫聲:
  “蘇――大――隊――長――”
  “挖!到!煤!了!”
  文奎和蘇北你看我,我看你,一下子緩不神來。然后,兩個人又激動地抱在一起,流下了高興的淚水。
  喜極而泣!
  “隊長,真的挖到煤了!”
  不一會,正在井下作業的六指從井下爬到地面,他的手心握著一小撮黑乎乎的無煙煤。煤碳像黑金似的,在陽光照耀下閃著誘人的光澤。
  準確地說,挖到了煤,就等于挖到了黑金。
  地面上有十幾個人,那一小撮煤在大家手里傳來傳去,那興高采烈的樣子,真是難以言表。連蘇北那樣的北方漢子,都激動得嗚嗚哭泣起來。
  第一把煤是最值得紀念的。文奎用闊大的樹葉包好,帶回家給文老夫人看。文老夫人讓無煙煤在她的手掌心躺了好一會,囁嚅道:“黑水寨果真有煤呀!”
  皇天不負有心人。就在蘇北他們的信心快要崩潰時,六指挖出了第一筐煤。從此以后,他們可以想象,那些無煙煤如何在大家的辛勤勞作下重見天日,變成黃金白銀來養活黑水寨的人們。
  高興過后,接下來是冷靜!
  最先冷靜下來的是文奎!
  后世的經驗告訴他,向黑土地索取財富,有時候是會付出生命的代價的。
  瓦斯爆炸,塌方,透水……各種各樣的礦難潛伏在地獄深處,趁煤礦工人不注意的時候,奪走他們的生命。
  在文奎的記憶中,就曾出過一次警,一個鄉鎮煤礦挖得太深,深入到水庫的底下,結果水庫透水,把煤礦直接淹沒。礦下一百多工人,從此永無天日。因為水庫實在太大,數億立方米的水,根本沒有可能抽干。
  文奎怎么也想不到,為了養活一萬多人的隊伍,居然也干起了這種苦差事。
  挖煤,采礦,販鹽,販米,只要是能賺錢的事,都在文奎的規劃之中。
  古人言,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。多少人為了生存,冒著殺頭的風險?要不是有那個神秘的軍火庫,說不定黑水寨早已變成了人間地獄。
  此時,文奎能感受到的是沉重的責任心。
  能力越強,責任越重!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