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有一座軍火庫 >第190章化危為機
  黃錦民組織一幫佃戶,又是送錦旗,又是放鞭炮,感謝文奎,感謝黑水寨,鬧騰了好幾天。
  文奎自己也很開心。行動之前,他還真有些擔心,把后世的經驗搬過來,是不是有用?事實證明是有用的。普天之下,所有的富人都有一個通病,怕死!文奎就是抓住了黃錦堂這個弱點,恩威并舉,不怕他不服。
  接下來,文奎派出好幾個小分隊,專門找地主鄉紳來事。誰漲地租,誰就要倒霉。消息傳開,原來那些蠢蠢欲動的地主,一個個都偃旗息鼓,不敢再提漲地租的事情。有的人還主動把地租降下來。
  為什么?怕啊。黃錦堂的經歷就是一個很好的反面材料。一個上了年紀的人,被剝光衣服扔在水牢里,還有一大堆的水蛇為伴。假如神經不夠堅強的話,肯定會逼瘋的。
  史勇和蘇北征服了黃錦堂,這項工作就交給他負責。不到十天時間,整個饒州縣掀起了一場減租減息運動。響應者不計其數。有的地方還是佃戶自己發動的,扯著黑水寨的旗號,先說一通,不服,來日再戰!
  有錢人誠惶誠恐。窮人皆大歡喜。
  文奎帶著文沖、其其格、李妙、羅藝等人下到縣城,拉開了一條橫幅:招工!
  招工廣告還是文奎親自起草的。招工對象是流民。不是流民不要。待遇:黑水寨管飯,確保吃飽肚皮。全年薪酬只有二兩銀子。
  一時間,響應者云集。短短十天時間,文奎招集到的流民竟然達到一萬五千人。
  黑水寨在兩萬七千精壯勞動力的奮力開懇下,一時間荒山變綠坡,森林變坦途。一百五十平方公里范圍內,一派熱氣騰騰的勞動景象。
  文奎“變錢”的招術層出不窮:
  打獵,砍伐樹木竹子,開荒種菜,開采礦山,下井挖煤,還有用牛車馬車運輸......
  干這些事,投入的成本都很低廉。特別是剛來的那一萬五千個精壯流民,只需要讓他們吃飽飯,不受寒,有個安身之所。他們一個個都感恩戴德,簡直把大寨主文奎當作再生父母,觀世音降世。
  黑水寨又一次成為贏家。原來被視作負擔的流民,由于文奎帶領大家開動腦筋,創造了眾多就業崗位。流民們成為創造財富的主力軍。
  不到兩個月時間,原本豺狼虎豹橫行的原始森林,都已經有人的活動蹤跡。
  木材運到山外,變成錢;
  煤炭,變成錢;
  礦石,也變成了錢。
  還有那些長滿荒草的低矮山坡,變成了層層疊疊的梯田......
  黑水寨的實力在繼續增強。根據柴管家的財務報表,每月收入達到七十萬兩銀子,支出三十萬兩銀子,收支相抵,仍然有四十萬兩銀子結余。這個經濟實力,怕是饒州縣府也無法實現。
  文奎把黑水寨搞得風生水起,消息傳到王道生耳朵里,王道生不由欣喜萬分。尹力卻是愁眉苦臉。因為他是縣官,需要直接面對那些鄉紳地主,而且他私人和這些人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。
  黃錦堂就是其中之一。
  這天下午,黃錦堂提著幾盒點心,來到尹力家里。尹力午休過后,正在喝著下午茶。
  “尹縣太爺,救命呀?!?br>  黃錦堂一進門,就長跪在地上,哭喪似的。尹力眉頭一皺,反感地問道:“你家死人了?”
  黃錦堂如此這般地把近些日子的遭遇一說,尹力的眉頭皺得更厲害了,反問道:“你以為就一家減租減息嗎?實話告訴你吧,饒州縣一千三百戶地主,僅占人口的百分之十,卻控制著全縣百分之八十的土地。這些日子,哪個地主不鬧得心煩意亂?甚至還有人上吊自殺呢。管用嗎?”
  聽到尹力的托詞,黃錦堂不哭了,氣憤地站起來,說道:“這么大的事情,難道官府不管嗎?”
  “管?怎么管?”尹力冷笑道:“我問你,減租承諾書是不是你自己寫的?”
  “是?!?br>  “是不是你自己貼的?”
  “是?!?br>  “這不就對了嗎?”尹力氣憤地指著黃錦堂的鼻子罵道:“既然是這樣,你還哭到我這里來?你以為官府是你家奴才?你想怎么差遣都行?”
  黃錦堂知道自己有口難辯,苦逼地說道:“我做這些,不都是文奎他們逼的嗎?”
  “他逼你去吃糞,你也吃嗎?你有什么證據證明減租是被逼的?黃錦堂,我實話告訴你,你不該得罪了文奎。他是什么人,難道你還不清楚嗎?官府兩次派兵圍剿,結果如何?連朝廷都沒辦法對付他,你讓我去對付?你這不是想讓我去死嗎?”
  “當官不為民作主,不如回家賣紅薯?!?br>  黃錦堂毫不客氣地頂了過來。他心里暗道,你們這些當官的平時拿我好處會少嗎?現在有事求你們解決,卻像縮頭烏龜躲起來了?
  “你―你―給我滾!”
  尹力不惜撕破臉皮,把黃錦堂趕走,也不想得罪了文奎。憑黑水寨現在的實力,就算買下饒州縣城,那也沒什么問題。
  黃錦堂滿懷希望而來,灰溜溜地走了。
  不知過了多久,一個聲音傳進尹力耳朵里。
  “尹縣令,生什么悶氣呢?”
  “滾!你還嫌我麻煩不夠大嗎?”
  抬頭一看,竟然是文奎笑瞇瞇地坐在尹力對面。
  “文奎兄弟,不好意思。我還以為是黃錦堂那個小人吶。頗有得罪,請見諒?!?br>  文奎風輕云淡地笑道:“我有那么小器嗎?黃錦堂這種小物,也值得堂堂的縣尹大人生氣?”
  “他、他跑我這來告你黑狀了!”
  文奎仍然笑道:“我剛才進來時,看見他出去的。他看見我,連頭都不敢抬。這幫有錢人,平時三姨太五姨太不嫌多,看到有機會賺錢,就不怕窮人餓死。所以,這次我是鐵了心想整整他們。希望尹縣官別介意。多多支持我哈?!?br>  “那是當然,那是當然!”
  尹力知道自己不敢說“不”字,不如密切配合文奎,讓他把工作做得更好一點。畢竟黑水寨一開始大批招工,饒州縣的治安明顯好轉,牛鬼蛇神們都跑到黑水寨去了。
  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