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有一座軍火庫 >第20三章再去蘇州
  一夢初醒。文奎突然很想念血鷹。這個冷血殺手,連過春節也沒有一封問候的信函。
  “給我叫朱京云?!?br>  不一會,朱京云被人傳到文奎面前。小姑娘來到黑水寨生活了一年多,出落得更加水靈靈。瓜子臉,櫻桃嘴,瓊瑤鼻,水汪汪的眼睛顧盼含情,看上去很是攝人心魄。
  文奎問:“小姑娘,想不想家?”
  “想?!?br>  朱京云勾著頭,望著自己的腳尖,好像很怕眼前這個大掌柜。
  “抬起頭來,看著我的眼睛?!?br>  “不敢?!?br>  文奎見朱京云那欲說還羞的表情,真是樂了。這小姑娘,說起來是大戶出身,膽子怯,來到黑水寨這么久,從來不敢主動和文奎接觸。
  還有李妙、羅藝等兩個人,雖說是從煙花柳巷出來的紅塵女子,一旦到了黑水寨,整天和女人們混在一起,也沒有聽說過任何緋聞。
  “京云,你去通知一下李妙、羅藝,反正過年后我們有幾個月清閑,我帶你們去蘇州玩一趟,你看如何?”
  “謝謝文大哥!”
  聽說可以回家,朱京云一陣風似的走了。估計她是去通知李妙、羅藝兩人。
  正月十六,剛過完元宵節。
  文奎帶著朱京云、李妙、羅藝等三個女人,在李敢、蘇北兩人的保護下,乘坐輪船來到蘇州。
  血鷹對于文奎等人的突然光臨,頗感意外。一年多來,血鷹去過一次黑水寨,然后便獨自在蘇州經營他的黑鷹組織。文奎更是忙到沒有時間過問黑鷹組織的事情。
  “大當家,你怎么來啦?”
  文奎看得出來,血鷹心里很激動,從他嘴里飚出來的話,卻是怎么聽都不舒服。
  文奎笑著問道:“怎么?你不歡迎?”
  有些木訥的血鷹臉紅脖子粗地解釋道:“不是……我不是這個意思?!?br>  “別緊張,我也是開個玩笑嘛。哈哈,去年一別,又過去大半年了,我這不是想你嗎?還有這位李敢兄弟,他從來沒有到過蘇州,算是第一次來蘇州?!?br>  “歡迎你,李敢兄弟?!?br>  血鷹雙手抱拳,向李敢致禮。李敢還了個禮數,兩人數是認識了。蘇北已經是黑水寨的老人,早就認識,便也沒什么客套。
  對于血鷹的性格,文奎掌握得很清楚。此人自幼窮苦出身,對于朋友夠哥們,講義氣,對待敵人卻是下手狠,心腸黑。如此復雜的人性,文奎能一眼洞穿,并游刃有余地把握住。
  之所以帶這么多人來蘇州,文奎無非是想刷一下存在感。讓血鷹明白,黑鷹組織屬于黑水寨,而不是歸血鷹個人所有。
  當天晚上,血鷹好酒好菜招待了文奎一行。酒足飯飽,他便讓管家張寶和杜新京把黑鷹組織的帳目拿出來,向文奎作了詳細的匯報。
  一年多時間,黑鷹組織的存款也接近一百萬兩白銀??梢姸判戮┖脱梼蓚€人搭擋搞經營堪稱絕配。黑鷹組織亦商亦黑,在蘇州算得上是黑白兩道通吃。
  再說,他們背后還有蘇州府尹朱友蘭的支持。
  第二天,文奎帶朱京云突然出現在朱友蘭面前。這老家伙驚訝得瞪大眼睛,差點沒把下巴驚掉下來。
  “女兒,是你嗎?嗚嗚嗚――”
  想當初,朱京云被逼婚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。文奎出手,滅了蘇州一霸巴特爾,救出朱京云。也正是朱京云遠走他鄉,這才讓朱友蘭躲過一劫,保住了官位。
  看著朱氏父女兩抱著哭成一團,文奎心里也不是滋味。
  文奎把朱京云還給了朱友蘭,客套了幾句,便想離開朱府。朱友蘭哪里舍得?硬是把他當成貴客,好吃好喝地招待了半個月。
  那份不舍,可是發自內心的!
  也許朱友蘭對于普通民眾而言,是有權有勢的人。但他把文奎當作救命恩人,情況就大不相同了。他的感恩之心,讓文奎在半個月內增肥了不少。
  文奎白天逛園林,夜晚便醉生夢死,日子過得逍遙自在。半個月也就是眨眼間功夫。
  蘇北、李敢兩個人,帶著李妙、羅藝兩個女人,也把蘇州城逛了個遍。蘇州城和信州相比,歷史文化底蘊深厚,江南園林堪稱一絕。所以,他們整天出去玩也不覺得累。
  這天夜里。文奎和血鷹坐在聚義堂閑聊。大管家張寶來報,韓六來了!
  威武鏢局的韓六?
  文奎聽得心頭一震。黑水寨和威武鏢局過去的恩怨情仇,一一浮現在眼前。尤其是這個韓六,被他扔進水牢呆了一天一夜,差點沒把他整死。當然,要不是文奎出手相救,韓六和他的總鏢頭張秀峰怕早就完蛋了。
  做人就是這樣,你給人家吃肉,人家忘了。給他啃骨頭的事情,說不定一輩子記著。不知道韓六屬于哪種人?正在文奎胡思亂想之時,韓六進來了。
  顯然,韓六對于文奎的突然出現,沒有絲毫思想準備。
  “文大少,你什么時候來啦?”
  韓六看見文奎,有些喜出望外。
  “來了好些日子啦?!?br>  文奎站起身來,向韓六讓座。從韓六那匆匆忙的樣子,似乎是和血鷹有話說。
  文奎找了個借口,便想出去走走,外面的空氣很清新。誰知韓六并不忌諱文奎的存在,一把拉住他,說道:“文大少,你別走啊,你又不是外人?!?br>  “你們聊吧?!蔽目⑽⒁恍Γ骸拔覄偤孟氤鋈マk點事?!?br>  夜深了。外面的世界很安寧。這個沒有電燈的時代,一到夜間,到處的燈籠就如同鬼魅一般。遠遠望去,和螢火蟲差不多。
  據史料記載,至正十三年正月,私鹽販子張士誠率領十八名鹽丁起義,開倉放糧,響應者云集。張士誠的勢力迅速擴大。后來歷經了投降元軍,反叛等反復的斗爭。張士誠的勢力范圍北至徐州,南至浙江紹興。
  對于這些事情,文奎的記憶里有著比較模糊的記憶。想著今晚韓六的突然來訪,文奎不由暗自吃驚。難道韓六所在的威武鏢局,和張士誠有著某種聯系?
  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