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有一座軍火庫 >第227章教訓將軍
  饒州縣城戒嚴了。一隊隊紅巾軍官兵在大街上耀武揚武。店鋪關門。富人出逃。窮人也惶惶不可終日。如果哪家閨女長得俊俏,更是會嚇得半死,生怕被官兵搶走。
  文奎帶著李敢、蘇北兩人,打扮成樵夫模樣,每人挑了一擔柴火,沿街叫賣。這種時候,哪還有人買柴?縣城的人口出逃已經過半,到處顯得空蕩蕩的。
  杜記米店。
  一小隊官兵突然殺到,要把米店的大米運到軍營。三十多名官兵趕著數輛馬車,扛起米袋就裝車。
  “喂,老總,這米是要賣錢的呀?!?br>  “這米不能拉走呀?!?br>  杜新匯著急了,沖上去拉拉址址,不讓官兵把米拉走。其中一名當官的人抽出腰間的寶劍,劍鋒直指杜新匯的脖子,吼道:“這些糧食充公了。你再嚷嚷,我就削了你的腦袋?!?br>  那柄寶劍很鋒利,相信是醮過很多人血的。杜新匯被嚇得臉色煞白,再也不敢亂叫了。等軍官把劍放下,他癱坐在地上,嗷嗷地哭起來。
  “大人,我只是伙計呀。我不是掌柜。你們把米拉走,我可是要賠錢的呀。你們這么蠻不講理,讓我怎么活呀?!?br>  那當官的大概被吵煩了,飛起一腳踢向杜新匯的頭部。他踢出去的腳突然被一只手掐住腳背。盡管是穿了鞋,他仍然感覺到一股錐心的疼痛。
  當官的抬頭一看,原來是一個長得精瘦的樵夫。此人正是李敢。
  李敢隔著鞋掐中軍官的涌泉穴,并且用了暗勁。那名軍官痛得差點暈厥過去。
  涌泉穴是人體一大死穴。由于穿著鞋,隔了一層,一般人根本沒有力道點住這個穴位。而眼前這個樵夫,卻輕而易舉就點住了。這需要多大的功力?
  李敢面色不善地問道:“你欺侮小老百姓,算什么本事?”
  這名軍官手里拿著劍,卻被李敢單手擒拿。涌泉穴被點住,他連舉劍的力氣都沒有。其他軍士看得真切,知道他們遇到高手了,紛紛扔下米袋,嘩啦啦圍了上來。
  文奎和蘇北站在門外,而李敢被圍在門內。那個可憐的杜新匯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場面,嚇得夾著尾巴逃跑了。
  紅巾軍刀劍出鞘,一場混戰一觸即發!
  這時,從遠去駛來一隊人馬。為首者盔明甲亮,頭戴紅纓,腰間一柄長劍,給人不怒自威的感覺。
  此人正是紅巾軍部將、陳友諒的愛將張必先!
  “你們想干什么?”
  隨著一聲斷喝,那些軍士一個個向旁邊閃開,讓出一條道。張必先跳下馬,從夾縫中走進來,看到李敢的手還嵌住軍官的鞋底。
  “丁普勝,你們想干什么?”
  李敢放開了手,那個叫“丁普勝”的軍官臉刷地紅到耳根,他那窘相,真是丟人丟大了。一個堂堂的紅巾軍軍官,竟然被樵夫一招制住。
  “我們在籌糧。軍營糧食不多了?!?br>  杜新匯不知從哪個角落鉆了出來,向張必先控訴道:“這位將軍,你們的人是來搶糧的!我一個小小的米店,一年到頭混個溫飽都難,被你們搶了,我們喝西北風嗎?”
  張必先這才注意到,人群里還有個戴著瓜皮帽的小商販。不知活該杜新匯倒霉,還是不識時務,紅巾軍籌糧,不找土豪劣紳,找誰去?
  “把這個商販綁了,砍頭!糧食全部沒收,充當軍糧!”
  張必先一錘定音。杜記米店就被他這樣給消滅了?要知道,隨張必先一起來的,還有五百親兵!
  文奎和蘇北被這一幕直接給嚇懵。李敢也不知所措。他們面對的不是一個兩個,也不是幾十個,而是數百精銳。一旦動起手來,面對的可能是成千上萬人。而他們僅僅只有三個人。
  一伙軍士蜂擁而上,把杜新匯給綁了,就要押出去鎮法。
  文奎從外面大步走了進來,大聲喝道:“且慢!”
  喲荷?這些上過戰場的軍士見過不怕死的,但沒有見過如此有膽識的年輕人。所有人都把目光轉向文奎。
  連張必先也是一陣愕然。
  來人不但年輕,還手無寸鐵。他是空手進來的,肯定不是來拼命的。
  文奎深深地了一躬,問道:“請問將軍,您是否是紅巾軍的統帥?”
  “正是張必先?!?br>  “張將軍,紅巾軍缺糧,可以去買,也可以去元朝政府的糧倉里搬,但不可以到民間來搶!天大,地大,民心最大!古人有言,得民心者得天下,失民心者失天下也。將軍,恕在下直言,您縱容部下燒殺搶掠,是自掘墳墓?!?br>  “哦?有意思!”張必先捋了捋頜下的長須,笑了:“沒想到我今天還碰到老先生了。敢問尊姓大名?”
  “在下文奎。家住饒州縣文家村。實不相瞞,貴部和以前鐘新部相比,實在不敢茍同。鐘新部治軍甚嚴,所到之地百姓夾道歡迎。而此次紅巾軍所到之處,燒殺搶掠,奸淫無道,無惡不作,百姓深惡痛絕。將軍你放眼看看,饒州縣是不是已變成了一座空城?”
  丁普勝猛然劍指文奎,吼道:“大膽狂徒,竟然敢冒犯張將軍?信不信我一劍劈了你?”
  張必先以嚴厲的眼神制止了丁普勝,然后面帶微笑地問道:“你就是文奎?黑水寨寨主?曾經兩破元朝軍隊?”
  “正是在下。當時黑水寨人數不多,僅有區區數千人。但我們依靠民心支持,抵抗元朝軍隊二十萬人的進攻?!?br>  張必先道:“此事吾等有所聞,敢問黑水寨現在有多少人?”
  “三萬五千人?!?br>  張必先不由倒吸一口涼氣!黑水寨僅有數千人的時候,元朝軍隊已經沒辦法剿滅他們?,F在已經擁兵三萬五千,豈不是更加強悍?
  如此勁敵,如果不趁早消滅,定然會成為心頭大患。
  “來人呀。把文奎給我拿下??愁^!”
  蘇北、李敢和杜新匯三個人,被軍士隔在外圍。翻臉無情的張必先問了這么多,原來是已經動了殺意!
  一時間,文奎就像包餃子似的,周圍刀槍林立,箭矢如麻。一個小小的米店,眼看就要血流成河。
  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