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有一座軍火庫 >第243章變身
  “砰!”
  又是一聲槍響。
  其其格專注于前方,絲毫沒有注意到文奎從軍火庫拿了一箱手雷。一百顆手雷,可以不計后果地浪費了。
  轟!轟!轟!
  文奎一口氣扔出去三顆手雷。手雷在狼群里連續爆炸,產生了巨大的震懾力。那些野狼受了驚嚇,在雨幕里東奔西跑,也有的野狼試圖沖回它們的老窩,但都被文奎的手雷給炸翻。
  槍聲和爆炸聲由遠及近,傳到蘇北耳朵里。媽的,文奎果然在野狼谷!
  沖!
  蘇北帶去的人,攜帶著清一色的沖鋒槍。一聲令下,那些比老虎還要兇猛的人類,再次向野狼谷發起了沖鋒。
  黑虎隊三百人,用的是現代化的熱兵器。一時間,野狼谷尸橫遍野。沒打死的野狼也逃得無影無蹤。
  “大當家,終于找到你們啦。你們真是把老夫人給急死了?!?br>  蘇北帶著兄弟們沖到狼窩,看見文奎、其其格和文正安然無恙,一個個長吁一口氣。然而,當他們看到地上被手雷炸死的野狼,比他們用沖鋒槍打死的還要多,明白他們和野狼已經僵持了很久。
  文奎懷里抱著小文正,其其格抱著狙擊步槍。他們隨蘇北的人一起回家。
  文奎風趣地笑道:“這野狼谷被我們攪了幾次,以后恐怕野狼都得搬家了?!?br>  蘇北搖搖頭,很無語。這個大當家,竟然還是有些孩子脾氣。
  回到黑水寨,文老夫人的臉都氣黑了。要不是顧及文奎的面子,恐怕又要罰他下跪,向文家列祖列宗道歉。
  文正的“學前教育”算得上很成功,一回到家就依依呀呀地向文琪說著什么,似乎是在炫耀自己的“輝煌”經歷。文奎和其其格都忍不住笑了。
  這么小的孩子,經歷血與火的洗禮,不但沒有感覺到害怕,還滿心的興奮,也真是讓人陶醉。
  幸福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。眨眼間,又過去半年。
  這天中午,丐幫的汪根發派來小豆芽上山報告,紅巾軍已經快打到信州府,縣城亂套了。
  該來的總會來!
  文奎讓小豆芽先回丐幫,自己帶著李敢和蘇北兩員悍將,打扮成小商販模樣,連夜趕往信州府。王道生已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。
  王道生吸取以前的教訓,把家屬安排到鄉下去住,信州府那么大的房子,只留下他一個人。這一夜,文奎一行三人,就住在王道生家里。
  “從前線傳過來的消息,這次的紅巾軍是郭子興部。據說為首的叫孫德崖?!蓖醯郎行﹤械卣f道:“今天這個鬧,明天那個鬧,殺人亂如麻,何時是個頭?”
  文奎深知,這種混亂的局面,直到大明建立,大約還有整整十五年??嗳兆硬艅倓傞_始,不要說老百姓,連當官的都受不了了。
  特別是王道生這種官僚,一旦被抓,是死是活全靠紅巾軍首領的心情,時時刻刻都有可能冤死鬼。
  王道生文縐縐地問道:“文兄弟,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?”
  “王大人,我們之間還有什么不當講的?但說無妨?!?br>  “以我的看法,信州府這樣偏遠的地方,并不是紅巾軍搶奪的戰略要地。你不如也扯起紅巾軍的旗幟,把部隊開到城里來。躲在山上當山寨王,自在是自在,但也有缺陷,做不大?!?br>  機遇終于來了!
  連一州知府都認為應該把部隊開下山,證明局勢已不是元朝政府所能控制的。文奎的人下山,也可以光明正大地保護王知府。其實王道生的小九九還是為了自己。
  他和文奎那么熟悉,總不至于被他一刀砍了腦袋。
  “王大人,這個問題太大了。我回去和他們商議一下?!?br>  “你們動作要快。萬一孫德崖的人占領了縣城,而他們又賴著不走,以后你們就被動了?!?br>  文奎道:“如果我的人下山,軍費開支肯定倍增。到時候稅收方面就需要王大人支持?!?br>  “這個是當然。不支持你,我支持誰呢?那個蘇前松的部隊被朝廷調到前線,沒頂住三個月,死的死,逃的逃。所剩不到一半人馬,怎么可能抵擋得住氣勢如虹的紅巾軍?”
  元朝政府軍節節敗退,很多地盤都被起義軍占領,與其讓其它起義軍占領,不如請文奎下山。文奎深知王道生的用意?;氐缴秸痛蠹疑套h,所有人都贊成王道生的想法。
  史勇慷慨激昂地說道:“我們也不能當一輩子的山寨,有機會建立自己的獨立王國,就應該把部隊開到城里去?!?br>  文奎問:“蘇北,李敢,你們的意見呢?”
  蘇北首先嚷嚷起來:“依我說,王知府說得對,干脆扯旗反了!躲在山溝溝里,逍遙自在倒也沒錯。一旦像上次一樣,被人扼制住喉嚨,麻煩可就大了?!?br>  李敢也相同的看法。上次陳友諒的部隊張必先經過,就是一個教訓。如果我們搶先占領交通要道,我們就會占據主動位置。再說,全國的起義軍都借用紅巾軍的名義,我們也可以用啊。
  文奎聽了眾將的話,意見一邊倒,都贊成公然扯旗造反,借用紅巾軍的名義搶先占領信州府、饒州縣、鉛山縣等周邊主要縣城,以防被孫德崖部控制咽喉要道。
  主意已定。剩下的就是部署。
  這次會議,一直開到第二天天亮。
  文奎只留了三千人守山寨,由文沖為黑水寨首領。其余三萬多人全部開拔,搶先占領了周邊主要縣城。為了暢通信息,他專門組建了一支騎兵通信部隊。五十個人,負責在各縣城之間快速傳遞情報。
  三萬多人,在不到三天時間里,一個個頭裹紅巾,變身為紅巾軍。文奎為大元帥,坐鎮王道生的知府衙門。自從那日松死后,朝廷再也沒有派新的“達魯花赤”過來任職。
  信州府以及周邊十幾個縣,全都是文奎的部隊,以信州府為最甚。不但有陸軍,還有水軍。石權石磊兄弟倆訓練的水軍有一千多人。戰艦也由原來的五艘增加到十二艘……
  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