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有一座軍火庫 >第247章魚水之情
  蘇北從來沒有見過文奎如此憤怒!孫德崖可是見識過槍枝彈藥的厲害的。地上倒了一大片,全都是死被子彈打死,每一個人要害部位都是血窟窿。
  “文、文將軍,別沖動,有話慢慢說?!?br>  蘇北一把按住文奎的手槍,生怕他制造出驚天動地的事件來。兄弟相殘,最高興的當然是元政府。
  “張干,李智,走!”
  孫德崖一揮手,就想命令兩位副將走。文奎一揮手,暴喝道:“誰讓你們走?劉陳氏就這么白死了嗎?”
  緊接著,文奎又是一聲厲喝:“來人,把他們全給老子扣下來!”
  黑虎隊的人一擁而上,把孫德崖、張干和李智全給綁了。蘇北的心里直打鼓,這樣做的后果是很嚴重的。
  “元帥,兩虎相爭,必有一傷呀?!?br>  “不管那么多,把他們押回軍營,聽候處置。通知所有人,作好一級戰斗準備!”
  原本是兄弟,眨眼間變成了仇敵。這是誰都不想看到了。史勇接到消息,也緊張得不行,連忙跑到元帥府看個究竟。
  文奎的軍隊有著十分通暢的信息系統,事件一發生,很快傳遍所有駐軍。而孫德崖的部隊卻慢了很多。等副元帥孫文干知道事件經過,已經過去整整一個多時辰。
  孫文干帶著幾個親兵,要求見文奎。
  這時,文奎也冷靜下來了。
  聽到衛兵的報告,他知道孫文干只帶了幾個人來,明白對方不是來打仗的,便同意見他。
  孫文干一進門,連聲說道對不起”“治軍不嚴”等。文奎見孫文干認錯態度好,氣也就消了大半,讓人把軟禁中的孫德崖、張干和李智放了出來。
  但文奎仍然堅持,這件事不能就這么算了。紅巾軍孫德崖部發生強暴民女的事件,肯定是長期以來治軍不嚴造成的。必須以此事為懲戒,對部隊嚴加約束。
  否則,不惜一戰!
  孫德崖灰溜溜地回到營房,內心也是五味雜陳,什么樣的感覺都有。失去胞弟的痛苦,被文奎軟禁的羞愧,想打又不敢打的軟弱,全都涌現出來。
  三天后,孫德崖部主動撤出了信州府。部隊開拔那天,孫德崖無顏面對文奎,讓副帥孫文干送來一封書信,以表歉意。
  而文奎卻緊緊抓住此次惡性事件,要求全軍上下貫徹學習,《三大紀律九項注意》,每一個官兵必須牢記在心。誰敢干出傷害百姓的事,一定嚴懲!
  劉陳氏已死,那家酒店便落到了劉香兒手里。按照當地習俗,死了人的房子是不吉利的兇宅。很多人都忌諱來這種地方吃飯。唯獨文奎,悄然交待手下,能幫襯的生意,都去幫襯劉香兒。
  正因為如此,劉陳氏的酒店得以繼續維持下去。
  這天,文奎帶著蘇北、李敢兩個人,信步來到酒店,看店里營業正常,里里外外都坐滿了客。他的內心也算是得到一絲慰籍。
  他雖然和劉陳氏并沒有過于親密的關系,但彼此之間還算得上是朋友。為了朋友,自然應當兩肋插刀。
  三個人坐進一個小包間,點了幾個菜,吃了一會,劉香兒才聽伙計說來了幾個“大官”,連忙過來招呼。進來一看,原來是文奎幾個!
  劉香兒感動得兩腿一跪,眼淚撲漱漱地流:“劉香兒感謝文將軍的救命之恩?!?br>  文奎連忙喊道:“起來,你快起來。劉香兒,我只不過做了我應該做的事,可別折殺了我?!?br>  想起那天差點和孫德崖部火拼的事,蘇北和李敢兩個人都感到后背脊陣陣發涼。這次事件,要不是那個副帥孫文干冷靜處理,萬一引發兩軍火拼,后果不堪設想。
  孫德崖部五萬之眾,文奎部四萬之眾。他們就算能把孫德崖部吃掉,自身的損失肯定不小。
  如今,蘇北和李敢兩個看見劉香兒那感恩戴德的樣子,總算有些明白文奎為什么敢于孤注一擲了。
  文奎順勢教導道:“天大,地大,老百姓最大。任何朝代都是這個道理,得民心者得天下。你看看劉香兒,再想想那么屈辱而死的劉陳氏,就算我們的人和孫德崖部拼光了,我認為也是值得的。我們的人拼光了,還可以從老百姓里面吸引成千上萬的人來補充,孫德崖部要是拼光了,他也就徹底完蛋了。百姓是水,我們就是魚;我們是樹木,百姓就是土壤。沒有百姓,什么事也辦不成。你們想想,為什么紅巾軍振臂一呼,天下百姓響應者如云?就是因為元朝政府不把老百姓當人啊?!?br>  文奎的“百姓論”講得頭頭是道,蘇北和李敢兩個人聽得似懂非懂。有一點他們明白了,當官的人必須為老百姓服務,而不是把老百姓當作奴役的牛馬。
  “我的意思很清楚,你們兩個都是從社會最底層出來的,蘇北是流民,李敢是乞丐。人間的甜酸苦辣,你們比我還要體會深刻。我們的區別就在于,我是讀書人,而你們文化甚少。所以,我要求你們補上這一課,也要求所有人補上這一課。我之所以要在各個大隊、中隊設立掃盲班,就是要為大家補上文化課。一支沒有文化的軍隊,軍官看不懂文件,看不懂地圖,怎么打仗?沒文化,真可怕!如果孫德崖部,是一支有文化、有紀律的部隊,就不會干出如此丑事來。更可怕的是,這件事的主謀,竟然還是他的弟弟!蘇北在場,你親眼看見的是什么?孫德崖是為他失去弟弟而憤怒和悲痛,他沒有為失去劉陳氏而有過半點難過。這才是悲劇的根源?!?br>  蘇北似乎明白了一些道理,為什么文奎寧愿孫德崖部和自己火拼,也不想他放任部隊在信州為非作歹。
  軍民漁水情。這么簡單的道理,文奎要費很多口舌才能說清。而且他所傾聽的對象,恰恰都是來源于老百姓。
  送走劉香兒。三個人一起吃菜喝酒,竟然沒有半點美味的感覺。他們的情緒,全都沉浸到劉陳氏事件中去了。
  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