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有一座軍火庫 >第251章十萬火急
  文奎聽了李敢的匯報,不由萬分震驚。李云以其苦肉計收買了一部分民心,挽回了惡劣影響。但事情遠遠沒有結束。
  “李敢,你千萬不要掉以輕心。這件事發生在你的第十三大隊,不能保證別的地方就沒有類似情況。要知道,我們這是一支文盲的軍隊,要把他們鍛造成一支虎狼之師,不僅僅是要能打勝仗,還要有鐵一般的紀律。水能載舟,亦能覆舟。老百姓是水,當兵的就是魚,魚離不開水。下一步,我們要在全軍進行一場全面深刻的思想教育。每個小隊都要有為老百姓做好事的記錄本。軍官和士兵一視同仁,都要去為老百姓做好事,這項工作還要像軍事訓練一樣,經接受檢查監督,誰干得不好,就撤誰的職?!?br>  文奎的話,李敢聽得一知半解,蘇北、辛力剛等人也是一知半解。自從盤古開天地,沙場征戰,江山更迭,靠的完全是武力。至于螻蟻一般的百姓,從來就不是決定命運的關鍵。
  而文奎似乎是孔圣人在世!
  這些年來,黑水寨養成了一個好傳統,就是把文奎的話執行得很到位。話說出去沒多久,在全軍就變成了實際行動。
  信江河邊,文奎和辛力剛在一起散步。
  辛力剛不解地問道:“文公子,自從你死而復生,我就覺得你似乎變了一個人。以往,你只知道讀書,考取功名?,F在,你竟然絲毫不談功名二字。想的都是天下蒼生百姓。還有,你總是在士兵里談什么思想教育,要愛戴百姓,真正打起仗來,誰的武功強,能以一當百地殺人,誰就能贏得天下?!?br>  文奎淡淡一笑:“教武功,你是我的師父。讀書,我是你的老師。書讀多了,很多道理也就明白了。林子大了,什么樣的鳥都有。我們不能保證我們的隊伍里沒有一個人都好,但整個氣氛是好的,壞人也會變好人。如果整個氣氛都是差的,好人也會變壞人。李敢就是一個例子。想當初,他跟著錢世財混日子的時候,他是什么人?現在完全就是脫胎換骨的變化。但我也不能肯定他就完全變好了,至少他還算能跟得上我們的節拍?!?br>  信江河堤很長。他們走著走著,前面就到了一個村莊。
  走進村莊,家家戶戶的生活很安寧。下地耕作的農民正在收割水稻。江南天氣暖,水稻可以種兩季,文奎讓村民改種一季為兩季,一年生產出來的糧食翻了番。佃農們除了交租,家家戶戶谷滿倉,再也不會出現一年少半年糧食的情況。
  前方稻田有十幾個精壯勞動力在勞動。文奎和辛力剛走進一看,原來是第三縱隊第一大隊三中隊的官兵。這些人利用訓練的空隙,幫一個姓屠的佃戶割稻子。那個姓屠的佃戶租了地主十幾畝地,只有一個勞動力。這么多官兵一來,秋收的速度便快得驚人。
  聽說來人是文奎元帥來了。老屠連忙放下手里的鐮刀,撲通一聲跪倒在田上:“文元帥在上,奴才有禮了!”
  “哎,咱不興這一套,快點起來?!?br>  文奎連忙把老屠扶起來,問清楚名字,他叫屠國清,家住屠家村。年過六旬,育有兩兒一女。他們是從山東遷徙過來的。到信州已經生活了三代。
  文奎笑瞇瞇地問道:“老人家,您對紅巾軍的印象如何?”
  屠國清連聲贊“好”,說這些戰士和他家親兒子似的,甚至比他親兒子還聽話。
  屠國清的大兒子叫屠柱子,年方二十,腿腳不是很方便,又很想去當兵。這次看見文奎,自然不放過這個機會,想開個后門,把兒子送到部隊去。
  屠國清懇切地說道:“文元帥,能不能幫個忙,讓俺家柱子去部隊,跟著你,受受管教也好呀?!?br>  文奎有一套征兵的制度,又豈能破例?腿腳不方便,更是不方便去作戰部隊,只好動員他去當民兵,在家里接受訓練,照樣能發揮作用。
  文奎看得出來,屠國清的眼神掠過那么一絲遺憾。
  告別了屠國清,文奎和辛力剛繼續往屠家村走。家家戶戶都在忙著秋收。田野上處處都可以看到正在收獲的農民,還有那些精壯的士兵。村莊的矮屋一幢連著一幢,都是大多是木結構的茅寮。磚木結構的農家,生活算是比較富裕的人。
  村莊的墻上,處處都是紅巾軍用紅油漆刷上去的標語。辛力剛一邊走,一邊介紹,如今的信州府,處處都在鬧紅巾軍。像屠國清那種家庭,有兩個兒子,就想送一個去當兵。這是普遍想法。
  文奎聽得樂滋滋的。如果能把信州府經營得好,再不斷地把這種成果鞏固和擴展,就是慧緣和尚所說的“大同世界”。這是千百年來老百姓的理想世界,眼看就要在自己的努力下實現了。
  按照后世的說法:“革命的形勢一派大好”!
  兩個人一邊聊,一邊往回走。突然間,前方一匹戰馬飛馳而來。馬背上的人嫌馬跑得不夠快,用鞭子使勁抽馬屁股。
  “駕!”
  “吁――”
  戰馬眨眼間到了眼前,通信兵小杜從馬背上跳了下來,喊道:“報――文元帥――十萬火急!”
  小杜遞上來一封信函。這“信”嚴格來說,還談不上是信,而是用一個簿簿的木板,上面歪歪斜斜地刻了兩個字:內―拼!
  文奎拿著這塊木板,有些懵逼了。這是怎么回事?
  “小杜,這是哪來的?”
  小杜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:“老鷹嘴。這東西是老鷹嘴的士兵送下山的?!?br>  “那送信的士兵呢?”
  “在元帥府休息。我們不知道您去哪了。聽有人說您和辛師傅出來散步了。這才碰運氣到處轉。終于在這里撞見您了。文元帥,我估計可能是老鷹嘴發生火拼了,他們自己人干起來了?!?br>  文奎一聽,估計這種可能性實在是太大了。老鷹嘴山寨,都是朱中秋的原班人馬,羅亮雖說已經投誠,也給了他很高地位,但他不一定能服眾啊。
  文奎一想到這里,急切地吼道:“老辛,你一個人慢慢走回去。小杜,我騎你的馬火速回營房。我要見到那個送信的士兵,好好問問情況???!”
  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