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有一座軍火庫 >第287章龐虎
  血鷹看到這個情景,忍俊不禁地笑了。
  難道吹牛皮也是人的天性?李滔的本事只長了那么一點點,簡直要吹上天,差點就要一拳打碎星辰了。
  刑樺好奇地想拿李滔的左輪手槍看一下,被李滔制止了。
  “別動,你不懂操作,弄不好會走火的?!崩钐线B忙卸掉彈倉里的子彈,把空槍給他看。
  刑樺對這種新式武器也是愛不釋手。左看右看,不舍得放手。李滔硬是把手槍從他手里搶了過來,快速裝彈,快速卸彈,表演得十分嫻熟。露了幾手,刑樺對于李滔更是刮目相看。
  從李滔對于手槍的掌握程度,刑樺更愿意相信,這個表弟的本事的確見長了,便提出了一個讓血鷹都覺得有些為難的問題。
  刑樺問:“李滔,這槍還有嗎?我想買一支來防身?!?br>  李滔和血鷹面面相覷,只好很無奈地拒絕了他的請求。血鷹編了一大堆謊言,說這種槍在國內沒有,是大掌柜向西洋鬼子買的,而且這西洋鬼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碰上,至少目前沒有貨。
  李滔好奇地問道:“表哥,你一個做生意的,干嗎要武器?”
  刑樺這才說出了一個事實。平江府最近出現一股地下黑勢力,為首者叫龐虎,此人手下養著好幾百游手好閑的“兄弟”,每個月都要向商家收錢。如果不給,這商家的生意就沒辦法做下去。
  這就是后世所說的“保護費”。
  刑樺咬牙切齒地說道:“你們有所不知,那個龐虎憑著自己會點武功,手下又有一幫兄弟,在街上走路都像螃蟹似的,橫著走。我們這些做小生意的人,受盡了他的苦頭?!?br>  要說搞黑社會,血鷹當然是這個時代的老大哥。想當年,血鷹手下那么多職業殺手,只要他一聲令下,蘇州城的老虎都要下跪。這才離開沒有幾個月,竟然又多了一個龐虎。
  血鷹問:“刑大哥,那個龐虎多久來收一次錢?”
  刑樺:“一般一個月交一次。一次一兩銀子。但整個平江府加起來,這個數字就龐大了。對于我們商家來說,一兩銀子不是交不起,而是氣不順啊。要是我有槍,誰敢來橫的,我就給他一槍?!?br>  李滔一聽也樂了。沒想到做生意的表哥,內心也那么嗜血。你以為殺人好玩嗎?打一槍容易,槍響以后的事情就難辦了。
  血鷹略作沉思,說道:“我去和龐虎說一下,讓他關照一下你。至少不能收你的保護費。還有,你抓緊時間把我們的商行辦起來,你只需要向官府申請,商號嘛,就叫三江商行。資金、貨物、人員等都不需要你操心。我們會有人打理的?!?br>  ……
  第二天下午。
  血鷹和李滔兩個人走進平江城西的一片老住宅區。那里是龐虎的老巢。
  龐虎一只手拿著茶壺,半個身子躺在躺椅上,一只腳掛在椅子側面的橫檔上,晃悠悠的樣子,顯得悠然自得。
  “報――外面有兩個江湖上的朋友找大哥?!?br>  一個小嘍羅急匆匆地跑進來,看見龐虎那個鳥樣子,在距離三米的地方停下來,小聲說道。
  “什么人?找我何事?”
  龐虎沒有半點想要起身的樣子,而是乜斜著眼,半睜半閉地看見小嘍羅。話音剛落,血鷹和李滔兩個人已經進來了。
  這是怎么回事?不是說了通報一下再說的嗎?
  “龐虎,你好大的架子呀?!?br>  血鷹大馬金刀地往龐虎對面一坐,比他更像是這房子的主人。
  那個負責通報的小嘍羅連忙退了出來。憑感覺,他就知道來人不簡單,一定是不好惹的角色。
  龐虎仍然沒有想站起來的意思,斜著眼盯了血鷹一下,問道:“你們是什么人,來我這干什么?”
  “血鷹。你認識嗎?”
  龐虎聽到這句話,臉色不由微微一怔。血鷹的名號實在太響亮了。殺人不眨眼的狠角,名聲早就響遍江湖。
  龐虎不甘心地又問了一句:“血鷹關你何事?”
  “我就是血鷹?!?br>  血鷹繼續不冷不熱地說道:“你門口只留了三個守衛。進來一個通報消息,還有兩個人被我打暈了。我這人性子急,不愿意等?!?br>  這時,那個小嘍羅又跑進來,在龐虎耳邊一陣嘀咕,顯然是向他匯報那兩個被打暈的守衛。
  “你真是血鷹?”
  “坐不更名,站不改姓?!?br>  “安林商行不是被平江府的官方給抄了嗎?你還敢出現在平江?”
  “為什么不敢?”
  “你不怕我向張士誠告發你?”
  “你不敢!如果你敢告發我,連累了我的兄弟,我就敢滅你全家,整個幫派,三百零六人,我一個不留?!?br>  龐虎聽傻了。
  蘇州城的地下市場,原本就屬于安林商行的黑鷹組織。血鷹這次突然出現,好像是主人回到自己的故土,有點想收拾舊山河的意思。
  血鷹冷冷地問道:“聽說你現在到處收保護費?”
  龐虎兩手一攤,佯裝無奈地說道:“沒辦法,弟兄們要吃飯。再說,我們也可以為商家提供一些保護,免得他們受人欺侮。這就是做生意,互利互惠嘛?!?br>  “你這是強盜邏輯!什么互利互惠?你們每個店鋪每月收一兩銀子,全城加起來,你比做什么生意都賺錢。而店家一年到頭辛辛苦苦,有三分之一的利潤進了你們的腰包,你說這叫什么話?”
  血鷹繼續說道:“想當初,我的黑鷹組織有八百殺手,也沒有像你們這么狠心,恨不能刮地三尺!龐虎,別以為血鷹退出平江,你就可以為非為歹了。我只能告訴你,我那八百殺手,比以前還要強大。如果你惹得我不高興,我隨時會滅了你們?!?br>  龐虎聽到這些話,臉上哪里還掛得???血鷹看得出來,這家伙的內心有一絲害怕。只不過外強中干,強作鎮定而已。
  “血鷹大人,我不知您找龐虎,究竟有何意圖?不妨明示?你看如何?”
  “那好,我就明說了吧。從今天起,大通商行,以及既將開業的三江商行,你不得染指,還得多加關照。要不然,我會鏟平了你們?!?br>  龐虎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:“你就這個條件?”
  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