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有一座軍火庫 >第30四章痛打不孝子
  古廟的墻角處,放著雷氏拔回來的幾棵蘿卜。那就是雷氏的伙食。墻角還有一雙筷子,一個破碗,是老人吃飯的家伙。文奎看得一陣心酸。
  老人并非沒有兒子,相反,她還生養了五個兒子。而她的結局卻是如此凄慘,住破廟,討飯,無依無靠。在這個時代,還有多少這樣的老人呢?李敢說得沒錯,天下很大,什么樣的人都有。哪里管得過來?
  文奎從后世穿越過來,看到這些現實,心里很難受。也許對于這個時代的人而已,他們已經司空見慣了。但這個社會陋習,文奎想革除他,就要拿出點招術來。
  雷氏的五個兒子,就是活生生的教材。所以,他要讓尹力帶十名捕快來。這五個不孝之子,不但要讓他們嘗一嘗監獄里的滋味,還要讓他們的臉丟盡。這種人,根本就不配為人子、為人父。
  子不教,父之過。
  母不養,子沒過嗎?
  文奎暗下決心,一定要竭盡所能,革除社會弊病。
  一個時辰后,黃一民領著縣令尹力和十名捕快來到黃莊。尹力看見文奎,連忙雙手抱拳,跪倒在地,嘴里不停地說道:“小吏失職!小吏該死!”
  文奎揮揮手,示意尹力起身,問道:“黃莊一案,你知情否?”
  “小吏該死,小吏并不知情?!?br>  黃一民看見尹力對于文奎的態度,自知罪責難逃,也雙腿一軟,跪了下去,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。
  “你們都起來吧。黃里正,你立即召集全體村民到這里來開會,地點就是這在個破廟里?!?br>  “好,我這就去!”
  黃一民召集村民會議的辦法很古老,也很有用,就是敲銅鑼。
  一面破銅鑼,響徹整個黃莊,一邊響,一邊喊道:“請每家每戶的家長注意了,馬上到土地廟去開會。不去者將受到官府重罰?!?br>  ......
  沒過多久,那個破土地廟前聚集了一百多號村民,都是各家各戶的家長。雷氏的五個兒子:黃一,黃二,黃三,黃四,黃五,也都到了現場。令他們大惑不解的是,母親的身邊站著幾個官差!這些人是干什么的?
  黃一民之所以能成為村里的里正,多少還是有些號召力的。平時開會,他一般都召集村民去黃氏祠堂,今天選擇在土地廟前開會,風大雪大,凍得一個個咒娘罵爹,沒有一個人心里會爽。
  黃一民往高處土壘上一站,大聲吼道:“大家靜一靜,現在我們開個村民大會。大家知道為什么要開會嗎?我們村出大事了,一件傷風敗俗的大事!雷氏一生歷盡辛苦,養活了五個兒子成人,而今,五個兒子卻養不活一個老母親!丟人哪。實在是丟人!”
  黃氏五兄弟,被里正在這種場合扯開嗓門罵“丟人”,哪里會服氣?五兄弟齊刷刷地站出來。老大黃一指著黃一民的鼻子罵道:“操你娘的,你再管老子的家事,看老子不打死你!”
  黃一此舉正中黃一民下懷。這種場合,正是自己將功贖罪的大好時機,哪怕被打幾下,那也是值得的。
  “黃一,你老娘真是白養你了。一個七十六歲的老人,實在餓得不行,跑到人家田里去偷蘿卜吃。一株蘿卜,就是她的一餐飯,難道你不感到羞恥嗎?”
  呼――
  黃一掄拳向黃一民的臉上砸去,被李敢在半空中接住。其貌不揚的李敢,用空心掌捏住黃一的拳頭,一使勁,黃一痛得頭上冒出豆大的汗珠。黃一想抽回他的拳頭,根本抽不動。
  尹力也在趁機表現自己,大聲吼道:“將這五兄弟給我拿下!”
  十名捕快,對付武林高手不一定行,抓五個農民真是太簡單了。兩對一,眨眼間功夫把五兄弟全給拿下。
  雷氏坐在土地廟的稻草堆里,面對眼前發生的事情表情冷漠。在她的內心,早已對這五個兒子失望之極。所以,她才會說他們都已經死了。
  黃氏五兄弟一抓,圍觀的村民終于反應過來了。今天官府來抓來,就是因為孤苦伶仃的雷氏。這五兄弟,村民平時也是敢怒不怒言,明明知道他們這樣做不對,會帶壞了社會風氣,沒有一個人敢于公開站出來指責他們。
  一時間,村民們議論紛紛。
  黃一民見五兄弟被抓,自己的任務完成,主動下了高臺。尹力趕緊站了上去,聲斯力竭地喊道:“大家靜一靜,且聽我說幾句。發生在黃莊的事情,我首先要向鄉親們道個歉。我作為一縣縣令,沒有關心你們的疾苦,導致了雷氏事件的發生,在這里,我向大家道個歉?!?br>  說罷,尹力向土壘周圍的一百多村民鞠躬,道歉。作為一縣之尊,能做出這樣的舉動,對于饒州縣來說,當然是大姑娘上轎,頭一遭。
  黃氏五兄弟在一片咒罵聲被捕快押走。雷氏也被文奎請上了馬。他要把她安排到福利院去度過晚年。而她的五個兒子必須受到應有的懲罰。
  回到饒州縣,尹力立即升堂。文奎帶著李敢和蘇北哼哈二將,坐在后面旁聽。
  尹力把驚堂木往案上一拍,怒喝道:“來人呀,不盡孝道的黃氏兄弟,每人賞三十大板!”
  衙役們手里的木杖,每年都要抽打很多人。一次性痛打五兄弟倒不多見。三十大板打下來,五兄弟一個個皮開肉綻,哪里還敢有半點怨言。
  “黃一,知罪否?”
  “知罪?!?br>  “黃二,知罪否?”
  “知罪?!?br>  ......
  “不孝娘親,其罪一也。毆打官吏,其罪二也。橫行鄉里,其罪三也。打你們三十大棒,你們說應不應該?”
  “應該?!?br>  “服與不服?”
  “服?!?br>  “來人呀,把這幾個畜生收監入獄,每人罰白銀一百兩,做苦役兩個月?!?br>  不但要罰錢,還要罰做苦役。五兄弟一個個叫苦連聲。到了衙門,哪里還有他們申辨的機會?
  過堂之后,尹力來到后堂。文奎心情不悅地坐在那,讓尹力聞到一股危險的氣息。從私人關系而言,他們之間的關系是非常微妙,也是非常敏感的?,F在是文奎的天下,尹力怎敢不處處陪著小心?
  誰說民不告,官不究?文奎作為信州府的實際統治者,主動深入到民間去訪貧問苦,尹力有沒有去過?單憑這一點,文奎完全有理由給尹力來三百大板!
  看見尹力誠怕誠恐地進來,文奎皮笑肉不笑地說道:“尹縣令,你的殺威棒威風不減當年呀?!?br>  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