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有一座軍火庫 >第389章奇怪的人
  汪根發起身要走,文奎突然想起一件事,連忙說道:“等等,你能否安排一些人去徽州?”
  “文帥――”
  文奎只有如此這般地交待一番,聽得汪根發直傻眼。小半天,他才愣愣地問道:“你懷疑骷髏門的人逃到徽州?”
  “嗯。明白。我這就去安排?!?br>  “派幾個機靈鬼去。稍不小心,可是要掉腦袋的?!?br>  文奎又叮囑幾句,這才讓汪根發離去。
  此所謂養兵千日,用兵一時。丐幫的勢力,就算文奎身邊的高級將領知道內情的也不多。除了李敢、蘇北、血鷹等少數幾個知道。
  這天早晨,李敢把張虎叫道身邊,面色凝重地說道:“根據我們的規矩,新來的士兵都必須下到基層鍛煉。經過請示文帥,我準備把你安排到老鷹嘴山寨去。那里的守將叫張志,從北方流浪過來的。為人忠厚老實,看上去還有些木訥。比較好相處。等過了半年,你再回到我身邊。你看如何?”
  張虎正在琢磨著“摟草打兔子”的好事,想以李敢貼身侍衛的身份,找機會干掉文奎。沒想到事情這么快就出現變卦。他不由暗嘆文奎的老辣。這個看上去文質彬彬的年輕人,就如一潭深水,表面平靜,實際上深不可測。他幾乎可以斷定,李敢這樣安排自己,一定是文奎在背后起作用。
  李敢親自把張虎送到老鷹嘴山寨。張志親自到山寨門口迎接。
  走進山寨一看,張虎不由暗暗吃驚,文奎部隊的基層官兵,戰斗涵養如此之高。訓練場上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。張志一邊走,一邊介紹部隊的訓練情況,聽得張虎一驚一乍。每天四個時辰的訓練,風雨無阻。這么高的強度,部隊的戰斗力豈不好到逆天?
  張虎被兩個士兵帶到訓練場,張志和李敢兩個人關在房間里嘀咕了好一陣。張志弄明白李敢的用意,不解地問道:“文帥對部下不是一貫都很信任的嗎?”
  李敢眉頭一皺,說道:“我也覺得這件事有些蹊蹺,你也不能太過大意。幫我在暗中悄然觀察張虎,看看他對什么最感興趣。骷髏門的人從我們這里騙走了那么多槍支彈藥,再是我們內部再出現大量間諜,那個后果不是我們可以承受的?!?br>  張志被骷髏門騙走了那么多武器,這在整個文奎的部隊同乎成了一個大笑話?,F在李敢突然說起,雖然也是對事不對人,他還是感到老臉一辣,有些微微漲紅。但李敢和文奎的關系,那也是眾所皆知的。張志自然不敢把內心的不滿表現出來。誰讓自己像豬一樣笨呢。
  李敢微笑道:“一筆寫不出兩個張。你和張虎五百年是一家。所以文帥把他安排給你。希望你好生款待張虎,不要讓他失望了。如果這個人忠誠度高,經得起檢驗,遲早還是要你還給我的?,F在給你,只不過是讓你培養他。畢竟我們的部隊有很多新招術,其他軍隊連看都沒看過?!?br>  十天以后。文奎帶著李敢、血鷹、蘇北等人再次來到老鷹嘴視察??偨填^辛力剛正在指揮著一幫人練習刀術。
  三千人的隊伍,排在操場上的場面非掌壯觀。劈、掛、鉤、擋,一招一式,每一刀出去都是呼呼生風。文奎站在高處,檢閱著這些心愛的子弟兵,內心也是豪情滿懷。
  由于所有部隊都是按照《步兵操典》進行的,訓練的科目、時間、動作要領、考核項目都有具體規定。天長日久的訓練,所有的軍士都像是一個個模子里印出來的產品。張虎來得時間短,很多動作還很生疏,他夾在三千人當中一起練,就有些雞立鶴群的感覺。
  這種極品的丑態,同樣也能引起文奎的注意。他一眼就從三千人的隊伍里找到張虎,不由多給了他幾眼關注。
  從訓練場回來,文奎問張志:“張虎在這里有什么異樣表現?”
  張志回答:“沒什么異樣啊。他和別的士兵一樣,每天堅持訓練四個時辰。除了吃飯、睡覺等,幾乎沒什么多余時間?!?br>  文奎不由暗暗罵道,真是豬一樣的隊友!難怪會被假文奎騙走大量的槍支彈藥!
  文奎不得不耐心地問道:“他對訓練方面有什么異常?”
  這時,辛力剛搶過了話題:“張虎這個人,接受能力還是很強的。他具備了一些民間的武術功底。雖然都不是名門正派所傳授,但那些民間武術的實用性還是很強的。對于我們訓練的科目,他的接受能力特別強,幾乎一教就會。我懷疑他之前就懂得很多?!?br>  文奎仍然擺擺手,說道:“這些都是廢話。張虎一見面,就能和李敢走上十幾招。普通士兵能做到嗎?我說的是異常情況,我想知道他的異常情況。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他現在還是一個疑人,你們懂嗎?”
  張志也好,辛力剛也罷,他們都是從純業務的角度去看問題,完全不懂政治。文奎有些無語。要想在古人的頭腦里硬塞進他們不懂的東西,難度還真有些大。
  想了一會,文奎終于問道:“我想知道,張虎對什么最感興趣。刀槍棍棒,騎馬射箭,還是其他什么科目?!?br>  這下子辛力剛腦子開竅了,想都不用想,說道:“打槍!他對射擊很感興趣,經常纏著我問這問那。對于射擊訓練,他一天寫十個時辰都不覺得多。相反,對于其他科目,要么他一教便會,要么完全不感興趣,都是在敷衍我?!?br>  文奎長長地嘆了一口氣,感嘆道:“這才是問題的重點!”
  “你們想想,為什么那個張虎會對射擊感興趣?由于受子彈數額的限制,我們的射擊科目往往都是空槍練習。這是一項很枯燥的訓練,遠遠沒有舞槍弄棒更好玩。平時的訓練,是不是這個現象?”
  辛力剛答道:“的確是這個理?!?br>  文奎繼續啟發道:“既然是這個理,那么原因在哪里呢?難道是張虎天生就會射擊感興趣?肯定不是。這種武器,很多人沒有。如果沒有打過仗,甚至不了解這些武器的重要性。為什么張虎會對射擊感興趣呢?”
  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