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有一座軍火庫 >第391章逃跑
  張虎在忐忑不安的情緒中度過兩個月。這兩個月好比坐牢似的難受。這天,他終于迎來了大赦。
  過兩天就是傳統節日端午節。張志讓小隊長丁利帶張虎、王三兩個新兵去集鎮買豬肉。丁利是個三年老兵,因作戰勇敢被提拔為小隊長。王三是一個比張虎先半年的老兵。王三和張虎相比,卻是相差了一大截。
  所以,相對而言,丁利更喜歡張虎。
  一大早,三個人牽了自己的戰馬、帶足銀兩,一路策馬揚鞭,大約只用了一個時辰就到了集鎮。
  煙雨之中的集鎮,看上去有點像一幅清明上河圖。高高矮矮的瓦房上飄起一層淡淡的煙霧。各式各樣的小商販或挑擔,或牽馬,有的人還趕著牛車。一路上牛歡馬叫,好不熱鬧。
  這是張虎第一次“出差”。自從他被李敢送到老鷹嘴,所有的時間都被訓練給占了。沒有獲得批準,他也不敢私自下山。今天他的情緒很投入,丁利和王三兩個人不由暗暗發笑。
  快到集鎮時,張虎突然說肚子痛,想拉。丁利指了指路邊的密林,說道:“去那里面解決,我們等你?!?br>  張虎如蒙大赦,一頭鉆進密林,撒腿便跑。丁利和王三兩個不知是計,在路邊等了半個時辰,仍然不見張虎出來。兩個人走進密林去找,哪里還有張虎的人影?
  張虎逃跑的消息很快傳到文奎這里,李敢嚇得不輕。原來文奎的第六感覺如此精準!
  “文帥,這下子怎么辦?”
  李敢傻眼了。作為一個常年闖蕩江湖的高手,差點用賊當貼身侍衛。要不是文奎提醒,李敢不知道自己會怎么死。
  張志、辛力剛等人也被文奎罵得狗血淋頭。這兩個人可是把使用熱兵器的本領都傳授給了張虎。
  張虎在老鷹嘴兩個月,學會的射擊、投彈等本領。實彈練習也有一些。
  “此人在短短兩個月里就逃跑,一定是肩負使命而來。然而又是誰派他來的呢?”
  文奎和李敢坐在書房里一陣嘀咕,最終還是把矛頭指向了朱沖。雖然他們并不清楚朱沖和骷髏門的關系,但從張虎的行為看,文奎更相信張虎是朱沖的人。
  李敢問:“憑什么?”
  文奎肯定地說道:“直覺!我憑的是直覺。這個張虎,一來到我們部隊就對槍如此感覺趣,我就覺察出有些不對勁。你想想,學到的東西要有用才行。他那么用心地混進來,學會了打槍、投彈又跑了,只能證明一點,他是受人之命。這個人會是誰呢?除了骷髏門,就是朱沖。而且朱沖的可能性還要比骷髏門大。朱沖想建立一支自己的特戰小隊,需要大量的槍支彈藥和懂得使用的人。如果我沒有猜錯,這次張虎混進來,就是為了這個目的?!?br>  聽了文奎的分析,李敢被嚇出一身冷汗!如果真如文奎所說,張虎的確達到了他的目的。
  文奎面色陰沉地向李敢下達了一個命令:“干掉張虎?!?br>  張虎就像一個火種。無論如何,他不會允許火種形成燎原之勢。
  李敢接到任務,不由滿腹惆悵。他真心希望張虎是朱沖的人,去一趟徽州,完成任務再回來。臨出發時,文奎看見李敢孤身一人,不由有些納悶,問道:“難道你不用帶幾個身邊人嗎?”
  李敢看出文奎的擔心,堅定地搖頭道:“人太多目標大。不如一個人來去自由?!?br>  按說像李敢這種人,手底下能調動的人很多,他是沒必要獨來獨往。無奈他長期在江湖上混,風里來雨里去,都是單獨一個。有點個人英雄主義。人多了反而覺得是累贅。
  張虎從那片小樹林逃脫,又到附近的村莊偷得一匹馬。騎了三天的馬,他才逃到徽州的地界。
  朱沖得知張虎學成歸來,興奮得差點暈去。他當晚設下宴席,把骷髏門的祖師爺、大師兄等人都請來,好好地吃喝了一頓,然后讓張虎回家和家人團聚。
  祖師爺也沒有料到,朱沖竟然悄悄地把張虎派出信州府“學習”了。這種偷技的做法,也算是絕無僅有。江湖上講究的是門派之爭。有時候同門師兄還要有所隱瞞。而張虎去學了兩個月,竟然圓滿出師。
  如果不是文奎傻瓜,就是張虎的演技實在太好。要不然,這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  從朱沖府上回來,祖師爺不住地感嘆:“江山代有人才出呀!真是不得了?!?br>  徐放有些愣愣地問:“祖師爺,您何出此言?”
  祖師爺正色道:“我原以為李初四跑了,那些槍支彈藥就算送給朱沖,那也是擺設,因為他們根本不會用。你看看現在,張虎悄悄跑進文奎的軍營,學習了兩個月又回來了。有了張虎,朱沖豈不如虎添翼?只要朱沖擁有自己的王牌打手,就算是朱元璋也會對他刮目相看的?!?br>  徐放打了他酒嗝,陰陰地笑道:“祖師爺,你覺得這是一件好事嗎?不知你想過沒有,想當初我們是多么躊躇滿志,也想過打造一支自己的隊伍,甚至占山為王。結果呢?文奎為了我們這點人,竟然出去了十萬大軍攻打一個小小的石壁村。要是讓文奎知道張虎是朱沖派去的,你覺得張虎能活多久?”
  祖師爺上下打量了一下徐放,覺得這個徒弟真是出師了。
  他說的不無道理!
  想當初被困蒼龍山,要不是天降暴雨,幫忙滅了大火。整個骷髏門怕是會全部死光。像文奎這么可怕的人,別人連躲都來不及,朱沖還主動去惹。這不是嫌自己的命太長?
  祖師爺望著徐放,神秘地笑了笑,說道:“做人不可太聰明。你既然已經知道是這個結局,想辦法保全自己才是最強者。我奉勸你千萬不要去朱沖那里說三道四,那樣會惹他反感的。我們是他的地界下討生活,懂嗎?”
  “是,祖師爺?!?br>  徐放悻悻地退了下去。祖師爺的權威始終是擺在首位的。聽他的話一般沒錯。
  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