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有一座軍火庫 >第40二章撤軍
  半個月時間,常遇春組織了十幾次沖鋒,不要說攻進徽州城,連城墻的石頭都沒有損失一塊。
  而常遇春的糧草也已漸漸消耗殆盡。一個小小的徽州城,成了常大將軍最能啃一骨頭。城里的守將居然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土匪!
  李敢以為常遇春沒那么快撤軍,安排炮手,每隔幾個時辰向常遇春的陣營里打炮。只要炮彈的呼嘯聲響起,定然是死神在猙獰地微笑。炮彈落在士兵當中,那個傷亡慘不忍睹。
  還有更要命的就是狙擊手,埋伏在城垛之旁,瞄準目標就打。一槍一個準,死的全都是常遇春部隊的指揮官。
  懼怕李敢的武器射程太遠,常遇春不得不把部隊退到三公里以外。
  敵人距離遠,李敢也就睡得踏實。別看李敢是土匪出身,由于他在文奎身邊呆的時間長,深得文奎真傳,什么時間該干什么事,分得很清楚。
  這天傍晚,李敢派出一支精干的騎兵小分隊,僅僅十五個騎兵,突然打開城門,風馳電摯一般沖向城外。這些騎兵一邊扔手雷,一邊向敵軍陣營發起沖鋒。由于手雷的威力實在太大,騎兵所到之處如入無人之境,等常遇春反應過來,這支小分隊已經毫發無損地穿過整個營區,淹沒在蒼茫的夜色里。
  小分隊的穿營而過,引起了常遇春的警覺。他的預判是,徽州城的敵軍支撐不住了,派出小分隊突圍,就是去搬救兵。
  要是等文奎的救兵趕到,徽州城已經易手?想到這里,常遇春不由一陣激動。
  基于這個判斷,常遇春決定發起最后一次沖鋒,從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同時發起猛攻,成敗在此一舉!
  李敢還在吃晚飯的時候,突然間聽到城墻上槍聲大作,連忙扔掉手里的飯碗,向城墻沖去。
  隨著幾顆照明彈升上天空,李敢舉起望遠鏡,看見城外人山人海,呈飛蛾撲火之勢。
  人群密集沖鋒,李敢命令十門大炮一齊開炮!
  轟、轟、轟......
  炮彈滑出炮膛,發出可怕的爆炸聲。那些巨大的炮彈所落之處,爆炸升騰起磨菇云,大地就像被巨犁犁過一般,塵土飛濺,生命全無,經常遇春的部隊帶來重創。
  李敢很清楚,搬救兵的小分隊突圍出去,用不了兩天,文奎就會派血鷹或者蘇北來救急。到了那時,常遇春腹背受敵,想不撤是不可能的。從眼下的局勢分析,常遇春似乎已在作最后一搏。要不然,他無論如何也不會把所有部隊都押上來送死。
  今天晚上,應該是不死不休的一戰!
  “傳令下去,一定要頂到天亮!節約子彈,節約炮彈!”
  命令一道道傳下去。李敢沿著城墻不停地巡視。發現哪里頂不住,就把預備隊拉上去。因為徽州城并不大,只需要一萬五千人,就能圍成一個大圈,還有一半人在后方等候命令。這給李敢帶來了極大的想象空間。
  三個時辰過去了。常遇春的部隊仍然沒有接近城墻。很多抬著云梯的士兵死在沖鋒的路上。
  常遇春也害怕李敢的救兵趕到,自己可能會腹背受敵。
  而李敢這邊的將士,多數是元朝軍隊投降過來的,兵員素質不差,又有精良的武器在手。很多的槍管打紅的,眼睛也布滿了血絲。弓箭手射出的箭,多數是蘸了汽油的火球。那些火球就算沒有燒到常遇春的士兵,也把陣地燒得雪亮,方便槍手們打活靶。
  以前,常遇春打仗,總是憑借著自己高超的武功,沖鋒在第一線。也正是因為他身先士卒,他的部隊向來英勇善戰,是出了名的不怕死。
  今晚常遇春要是沖在第一線,估計有十個常遇春也死掉了。
  破天荒的是,常遇春躲在一株大樹后面,一邊喊著沖鋒,一邊觀察著敵情。憑借熊熊大火,從城里槍彈的聲音判斷,李敢的部隊一點也沒有慌亂。特別是有數挺槍,能連續不斷地發射子彈。常遇春叫不出槍的名字,只知道這種武器殺人比割韭菜還要簡單。
  歷經半個多月,還拿不下一個小小的徽州城,叫我常遇春情何以堪?
  后悔??!常遇春真的很后悔!
  要是當初聽朱升的話,以談判為主,或許文奎的部隊已經從徽州撤軍?,F在雙方撕破臉皮,決死一戰,才知道原來文奎比茅坑的石頭不如。
  正在常遇春看著自己那些朝夕相處的弟兄們,一個個中彈倒在血泊之中,突然有人從前線退了下來。
  “王將軍中槍了!”
  王志遠被兩名士兵抬下來,胸口處的鮮血汩汩而流。他的嘴里也在流血,嘴巴兮動著,卻發不出聲音。
  看見自己的副將平時生龍活虎,眨眼間就變成了一條死尸,不免有些心悲。
  常遇春上前握緊了王志遠的手,這才發現他的手也是濕的,鮮紅的,是血!
  看見王志遠嘴巴不停地動,卻依依嗚嗚不知道在講什么。因為他的肺被打破了,就像氣球似的,正在漏氣,哪里還能震動聲帶?
  常遇春問:“兄弟,你是不是和我說要撤軍?”
  王志遠艱難地點點頭,然后頭一歪,死了。常遇春緊緊地握住王志遠的手,久久不舍得放下。王志遠也是一員猛將,無論何時何地,也無論敵人是誰,他都是沖鋒在前的。他身上的傷疤遍布,渾身沒有一塊好肉。
  就是這樣一員虎將,臨死之前卻要求常遇春撤軍。戰況之激烈可想而知。
  前線仍然在進攻。
  進攻,死亡。
  死亡,進攻!
  后面的人踏著地上的尸體前進,瞬間又變成了尸體。常遇春看見,有些地方的尸體都快高至城墻了!
  尸山血海,卻無人退縮。因為他們沒有聽到撤軍的命令。既然沒有撤退,那只有義無反顧地沖鋒,然后死亡。
  常遇春流淚了。他為那些不怕死的將士流淚,也為自己的莽撞指揮流淚。
  如果不逞強,如果能把謀士朱升的話聽進去,或許這成千上萬的將士就不會死!
  王志遠抬走之后,常遇春下達了一道讓他無比痛苦的命令:撤軍!
  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