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有一座軍火庫 >第40五章活捉李初4
  別看慧緣整天呆在寶林寺,對于天下爭鋒了如指掌。特別是朱元璋這個牛逼的大人物,他似乎知道他的前生后世。因此,文奎和慧緣聊起天來,觀點總是能碰撞出火花。
  文奎一個不小心來到這個群雄爭霸的時代,能有今天這個局面并非易事。而慧緣對于文奎廣結善緣更是交口稱贊。打仗難免死人,這并不附合慧緣和尚的世界觀。他希望天下大同,永無紛爭,永無互相殘殺的血腥事件。所以,一有時間,慧緣就和文奎灌輸他的佛學思想,宣傳他的“六道輪回”。
  文奎在徽州城擺下了五萬重兵,裝備了大量來自后世的武器。這些情報盡在朱元璋的掌握之中。謀士朱升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來信州府“問好”,還帶來大量出自江浙一帶的特產,如絲綢、苧麻等。文奎也盡量送給看朱元璋喜歡的東西,比如茶葉、陶瓷等。
  在朱升的周旋之下,雙方似乎出現了十分“友好”的局面。文奎看得出來,朱元璋之所以需要“安定團結”的和諧局面,肯定是要騰出手來對付另外兩個大佬:張士誠和陳友諒。
  此時已經是1364年,距離朱元璋稱帝還有四年。在這么短的時間內,文奎想徹底干掉江南這幾個巨頭,顯然不現實。就算有武器庫也不現實。他能保住信州府轄下的幾十萬民眾不受戰火涂炭,已經是功德無量?;罩莩且粦?,文奎日日夜夜都在當苦逼的軍火搬運工,消耗的彈藥應該有好幾汽車。
  假如任由戰火蔓延,文奎的軍火必然無法接續。朱元璋、陳友諒、張士誠,或者元朝政府,任何一派勢力,如果要和文奎死戰到底,發動自殺式的進攻,對于信州府來說,都是致命的打擊。
  按照慧緣的說法,“仁心”將會是文奎爭霸天下的最大礙障。文奎總是一笑了之?;劬壍穆斆髦?,在于看破而不說破。文奎所說的,那些軍火是西洋人那里買來的,顯然是個天大的騙局。地球人都知道的騙局,又怎么能逃得過慧緣的眼睛?
  既然朱元璋愿意拿出徽州城來送人情,文奎也就接受了。
  這天下午。文奎午睡過來,信步走出庭院,聽到門外傳來嘈雜的吵鬧聲。
  “我和文帥約好的,是他讓我來的?!?br>  “不行,沒有通行證,天王老子下凡,也不能踏進元帥府半步?!?br>  “那我就不走,在門外等他?!?br>  ......
  聽聲音,竟然是汪根發。丐幫幫主。這世界真的很奇怪,只要成為某種利益的頭頭,說話的聲音都會大一些。汪根發在沒有當丐幫幫主時,做人做事都是唯唯若若,行事十分低調?,F在居然敢和手持鋼槍的衛兵爭吵,而且還是一幅得理不饒人的樣子。
  文奎出來一看,果然是汪根發,便沖衛兵喊道:“讓他進來?!?br>  衛兵仍然面紅耳赤地說道:“他沒有桃木符?!?br>  “我沒發給他。這事不怪他,也不怨你。讓他進來吧?!?br>  文奎不由有些喜歡這些堅持原則的衛兵。自從上次出現一個假李敢的事件,所有衛兵只認桃符不認人。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元帥府的安全系數。這讓文奎想起了那個還被關在徽州城監獄的骷髏門祖師爺李靖。這個有著一身邪術的祖師爺,文奎至今沒有去監獄看一看。
  汪根發大馬金刀地往椅子上一坐,不解地問道:“什么是通行證?衛兵叫我拿桃木符,我沒有,就和他們吵了起來?!?br>  等文奎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講清楚了,汪根發有些不好意思起來:“這么說來,是我錯怪了衛兵。這樣的衛兵真是很盡職,我應該向他們道歉?!?br>  文奎遞過一杯茶水,漫不經心地問道:“好了,不說這個。你來找我有什么事?”
  汪根發神秘地說道:“我們發現了一個人,很可能是你們要找的人?!?br>  “誰?”
  “李初四。此人臉上一道長長的刀疤,從額間劃到臉頰。呈半月形??瓷先ビ行┆b獰。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混進城的?!?br>  “在哪?”
  “福記客棧。已經來了三天了。我的小探子也是偶爾發現他。他進了福記客棧,整天吃了睡,睡了吃,也沒見他出來。估計不會是什么好人。小探子向我說了,我就趕快來向您報告?!?br>  “好,你做得很好!”
  文奎立即起身,讓衛兵去把李敢叫來。李敢帶了五十名軍士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包圍的福記客棧??蜅U乒褚灰娺@么多官兵殺氣騰騰地出現在他面前,自然是嚇得半死。
  李敢說明來意,掌柜告訴了刀疤臉的住房。一群士兵一個個手持雪亮的大砍刀,撲向二樓的一個房間。此時,李初四正躲在被窩里睡懶覺。門咣當一聲被推開,他條件反射地從床上彈起來,還沒來得及拿武器,就被士兵一個猛虎撲食,牢牢地控制住。
  經過仔細的搜索,士兵從床底下搜到一支步槍,還有十幾發子彈。
  李敢一皺眉,吼道:“帶走?!?br>  江映紅聽說李初四已經被抓,她也很震驚:“真的是他嗎?他沒死?”
  李敢坦言相告:“他不但沒死,他還想潛入城里搞刺殺。想殺害文帥?!?br>  “他敢!我剝了他的皮!”
  “還有什么事是亡命徒不敢的?這個李初四,已經不是那個窩囊廢了。他能從十幾米的城高翻墻入城,還不被衛軍發現,看來還是學到了一點真本事?!?br>  對于信州城的監牢,李初四也算是“二進宮”,并不陌生。這次他被戴上了沉重的枷鎖,享受單獨關押的“福利”,便知道恐怕時日無多了。
  上次他吃了斷頭飯,喝了頭酒,結果還是在林楓的幫助下逃出生天。這次怕是再也沒有這么好的運氣了。
  骷髏門被文奎的軍隊打敗,李初四雖然手里有槍,還是整天過得惶惶不可終日。吃不好,睡不好,風餐露宿,整個人胡子拉渣,看上去像個野人。一開始,連江映紅也差點沒認出來。因為李初四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。
  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