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有一座軍火庫 >第410章準備搶劫
  張虎畢竟是軍人,相比杜新銳而言,顯得更加殺伐果斷。
  兩個人挑著貨郎擔,也沒怎么叫賣。沿著那個巨大的倉庫轉了一圈,然后原路返回?;氐饺绦幸呀浭峭盹堃院?。
  生意上,杜新京說了算。如果是動武力,張虎說了算。文奎早就明確了分工,彼此之間的關系就比較好協調。
  子夜時分,從三江商行竄出三條黑影,分別是張虎、王圣和張保。
  三個人穿著夜行衣,只露出兩個黑亮的眼睛。他們所攜帶的武器,不但有匕首、繩子,還有手槍、手雷、望遠鏡等。
  大街上很安靜,連狗的叫聲都沒有。負責夜巡的官兵似乎也沒有以前那么勤快,偶爾有一兩隊巡邏,張虎等三個人沿著大街一路潛行,看見官兵就往街角一縮,等官兵走了又加速前進。如此明目張膽的做法,居然讓他們在大街上暢通無阻地走了十幾里,如入無人之境。
  蘇州碼頭。倉庫。
  王圣嗖的一下竄上一株大樹樹巔,從樹巔往下看,只能看到倉庫的屋頂,卻能望見周邊數里之地的情形,是望風的絕佳位置。
  倉庫是瓦房。用黃土加糯米夯實的墻壁,屋頂是椽木上蓋瓦。張虎和張保掀開兩塊瓦往下看,好家伙!倉庫里堆著高至屋頂的貨物。全是用麻袋裝好的。張虎拔出匕首,輕輕割開一點,匕首往里一插,帶出來一點粉末狀的,放嘴里一舔,居然是食鹽。又查了幾包,有棉花、大米、絲綢等。
  恢復原狀后,幾個人原路返回。
  杜新京在睡夢中被張虎叫醒,聽了張虎的介紹,他也愣住了。這些貨物,可以軍用,也可以民用的。特別是棉花、大米和食鹽。
  杜新京驚愕地問道:“那個神秘人,難道真是陳友諒的人?”
  張虎反問道:“何以見得?”
  杜新京的睡意全無,坐端正了,繼續說道:“你想想,要是張士誠覆滅了,陳友諒能得好嗎?所以,就算陳友諒不明著幫助張士誠,他也要做好備戰的準備。而張士誠占據了富庶的蘇杭,吃的用的東西沒有窮盡,其實是幾個軍閥里的大富豪。他之所以不敵朱元璋,并非地利不行,而是他本身的人格有問題。小鹽販出身,目光短淺,沒有長遠的戰略眼光,也留不住人才。一個人能否成大事,不是看你有多么忠厚老實,而是需要雄才偉略??催@點看,我敢打賭,張士誠必敗無疑。據呂十三告訴馬翠花的消息,張士誠的部下,為了出征打仗,竟然還向他要官。沒達到條件就按兵不動,就成何體統?”
  這些話對于張虎來說,簡直是夢話。要是敢不聽指揮,無論你軍功有多大,在朱元璋這里當然是立斬不敕。一個軍隊,一個家族,如果做不到令行禁止,失敗也是遲早的事。
  見話題扯遠了,杜新京連忙打住,問道:“張將軍,你說那么貨物怎么辦?”
  張虎嘴里崩出一個字:“搶!”
  “搶?”
  杜新京以為自己聽錯了。做生意的人,當然首先想到的是利潤。而張虎是軍人出身,簡直粗暴才是他的專長。杜新京確認沒聽錯,也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  兩個人一合計,制定了一個詳細的搶劫方案。
  沒有電臺,也沒有電報,甚至連快馬傳遞信息都是不太可能的。張虎和杜新京兩個人就這么敲定。
  第二天,杜新京正常做生意,沒有露出任何異樣神情。張虎卻帶著王圣和張保等人,以各種種樣的身份出現在碼頭附近。每天都有人運貨到大倉庫,估計都是從平江府各個農村收集上來的物資。張虎估計著,對方肯定只是用倉庫作為一個中轉,總有出貨的一天,一旦等他們的船出了碼頭,不管他們駛向哪里,都將是一場血戰!
  半個月后。
  一天夜里,負責夜間蹲守的王圣突然心急火燎地跑回來,嚷道:“他們開始裝船了?!?br>  杜新京估摸了一下時間,大約是戌時。也就是說,對方在天一黑就裝船,肯定是準備把東西運走了。這么黑的天,肯定是混上船的最佳時機。
  張虎帶了十名弟兄,來到碼頭一看,竟然有五艘大船??吭诖a頭。他們打扮成裝運工,分頭潛入倉庫,扛起麻袋上到船上,然后在船上找地方潛伏起來。
  天色昏暗。船上和岸上分別掛著兩個防風汽燈。影影綽綽的搬運場景,靜默得可怕。倉庫附近并沒有人站崗。張虎把十個人分成五組,每組兩個人,分別潛入五艘船上。
  他們上了船才知道,原來每一艘都不少于十個衛兵!
  負責押送的衛兵一個個身穿便裝,卻手持大砍刀,還有兩個人手持三眼銃?;蛟S他們認為自己已經武裝到牙齒了,坐在一起聊天。并沒有意識到,居然有人扮成搬運工混進了船。
  下半夜,五艘船都已裝滿。張虎和王圣藏進了一號船的貨堆里,兩個人對十個人,要是以前他們不敢想象。如今他們手里的槍能壯膽,也就不覺得敵人有多可怕。
  張虎的人,每一支短槍都裝著消音器,就是不想鬧出太大動靜。特別是手雷,能不用最好。萬一反船體炸個大窟窿,弄不好貨沒了,人還得掉進江里去喂王八。
  船起航了。張虎不由暗自歡喜。這一仗下來,至少能為文奎贏得數十萬兩銀子的物資。搶劫真是比較輕松的賺錢方式。
  無聲無息之中,張虎感覺的船體再動,然后他才感覺到兩岸黑呼呼的景物在動。
  令人感動奇怪的是,對方這么大的動靜,竟然沒有引起張士誠的巡邏兵懷疑。這有點不合常理。
  但自古以來,劫匪都是不講理的。他們從來不會事先問清楚了這是誰的貨物才搶。而是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搶了東西再說。至于要不要歸還,那完全是以后的事情。
  “大人,貨物已經全部裝載完畢。船已起航。您就安心歇息吧,最多只需要兩天兩夜,貨就會順利運到江州?!?br>  船艙里傳來一個詭異的男聲:“你們都給我打足精神。這年頭不太平,絕對不可以掉以輕心?!?br>  “是,大人!”
  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