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有一座軍火庫 >第412章是福還是禍
  文奎覺得,張虎不但成功劫獲陳學云的大批物資,還挑起了朱元璋和陳友諒之間的矛盾,應該是大功一件。按照職級大小,都給予了相應的獎勵。
  來自后世的經驗告訴文奎,物質獎勵只能是輔助,更重要的還是精神激勵。所以,給予張虎等人的獎勵談不上豐厚。功勞簿上的記載倒是能讓他們怦然心動。以后授勛、升職,看的就是每個將士的功勞簿。
  張虎等人在家里休息了幾天,又乘坐客輪返回了平江。杜新京又在福田酒家設下宴席,歡迎這些有功之將歸來。
  馬翠花依然是肥嘟嘟的樣子,反而比上次見到更加光彩奪目。一看就是那種被男人滋潤得不錯的女人。眉宇之間散發出一股妖艷之氣。眼睛更是嫵媚得能讓人靈魂出竅。張虎暗暗思忖,這樣的女人竟然能讓呂十三著迷,應該不是沒有原因。
  馬翠花看見杜新京帶著一伙人走進酒店,扭動著豐的身軀,嗲聲嗲氣地說道:“喲,這不是杜掌柜嗎?幾天不見,您的小日子過得不錯嘛,氣色好得很吶?!?br>  杜新京輕輕地在馬翠花屁股上捏了一下,淫笑道:“我的日子哪有你好,呂將軍有人有槍,身體有好。他才是真男人哪?!?br>  “噓――”
  馬翠花連忙說道:“他在四號房。別亂說話,小心他劈了你?!?br>  原來呂十三回來了?杜新京和呂十三很熟,已經打過多次交道了。畢竟馬翠花和呂十三的關系是眾所周知的。他也不好太過分,便讓馬翠花把張虎等人帶到二樓十號包房,自己抬腳向呂十三的四號房走去。
  呂十三正在和幾人部將喝酒,也沒想到杜新京會來??匆姸判戮┩蝗怀霈F,他連忙站了起來,兩手抱拳,說道:“喲,杜掌柜,好久不見啦。歡迎歡迎!一起坐下來喝兩杯?!?br>  杜新京連忙拱手示意:“呂將軍客氣了。在下來了幾個客人,便一起過來幫襯一下馬掌柜的生意。沒想到呂將軍您也在。不是說前些日子您被調到常州去了嗎?”
  “回來了!奶奶個熊!差點就見不到兄弟你啦。徐達帶著五萬大軍直逼鎮江,形勢緊迫得很吶。沒想到,老天有眼,大戰打到一半,他們竟然主動撤兵了,估計是發生了其他變故。這不,我又被調回來了。不去也好,到了戰場,人的性命就不是命了,是草芥!”
  想想也是,呂十三畢竟是張士誠的心腹之一。雖然他打仗并不是一流的水平,拍馬屁的功夫絕對是一流的。任何人做了皇帝,都想身邊有一批會擦鞋的馬屁精。呂十三干這個,倒是挺適合的。
  寒喧了幾句,杜新京退了出去。
  張虎等人已經開始喝酒了。這幫兄弟平時管得緊,一旦有機會放飛,一個個都像蛟龍出海似的,哪里還會記得杜新京這樣的掌柜。
  借著喝酒的時機,張虎向杜新京說明了這次搶劫貨船的經過和意義,杜新京聽得如癡如醉。張虎憑著他的敏銳觸覺,不但撈了個大便宜,還成功挑起朱元璋和陳友諒的矛盾。
  包房的門是關著的。
  杜新京見沒有外人,也敞開了說話:“我就覺得奇怪了。平江府一下子變得平靜了很多。原先出逃的人聽說不打仗了,又紛紛從外地回家。原來是你們在搞鬼呀?!?br>  王圣也得意地說道:“你們沒有看到,張大哥打的姿勢很帥啊。其他船的兄弟,要么動槍,要么動刀,甚至還用了手雷。張大哥很簡單,只用了木棍,等他們都睡著了,挨個敲悶棍,把他們全都敲暈過去,然后動手捆人。那個陳友諒的侄子,更是被打得像豬頭似的。然后找一個沒人的地方,把他們全都趕下船。讓他們自己走路回江州,陳友諒的仇恨之火,估計全都燒到朱元璋身上了?!?br>  張虎從文奎處得知,朱元璋原來是想鉚足勁一舉拿下張士誠,正因為陳友諒向洪都發動了進攻,迫使他不得不回師洪都,為他的侄子朱文正解圍。
  杜新京得意地向張虎笑道:“假如讓張士誠知道,是你解了他的圍,說不定他會獎勵你黃金萬兩?!?br>  張虎不咸不淡地回答:“做夢吧。別以為我不知道張士誠是個土財主。吝嗇才是他的本性?!?br>  三天后。
  三江商行突然來了一隊官兵,十幾個穿著紅巾軍軍服的士兵,還有一個小軍官。杜新京并不認識他們,還以為他們惹上了張士誠。
  小軍官自報家門,自己姓貴,名字叫貴港。
  貴港向杜新京深深鞠了一躬,問道:“杜掌柜,我們張大王想請您和張虎張壯士去一趟?!?br>  張虎一聽不由頭皮發麻,要是落在張士誠手里,后果如果還真不敢說。杜新京也是一臉的緊張,不知道張士誠葫蘆里賣什么藥。
  杜新京問:“不知張將軍有何貴干?”
  貴港:“不好意思,小人只不過是個當差的,負責傳放而已。請杜新京和張壯士快作準備,隨我一起去王府?!?br>  能有這樣請客的嗎?沒有請貼,也沒有緣由,只是派個小軍官來傳話??催@樣子,好像還不能不去啊。杜新京和張虎互相傳遞了一下眼神,覺得還真不能不去。畢竟自己是在張士誠的地盤做生意。張士誠真要痛下殺手,三江商行也是沒辦法生存下去的。
  “貴將軍,你們在外面稍等,我們需要換一身衣服,再隨將軍前往?!?br>  “好,我們在外面等。請盡快?!?br>  杜新京和張虎回到二樓,兩人一商議,覺得這次還真的非去不可。因為剛剛劫了陳友諒的貨物,他們并不知道陳友諒和張士誠私底下達成了什么協議。兩個人當場指示,王圣帶領幾名弟兄尾隨,如果兩個時辰還不見杜新京和張虎出來,三江商行就由王圣為首,并盡力開展營救行動。
  這個被外人傳言憨厚正直的張士誠,做事也不考慮一下別人的感受。突然一下子冒出個莫名其妙的請客行動,讓杜新京和張虎都不知道是禍是福。
  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