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有一座軍火庫 >第415章壞主意
  楊惟一舉家逃往江州,來到了陳友諒的首府。
  像楊惟一這樣的小官吏,按道理自然是見不到陳友諒的。但楊惟一耍了個小聰明,說自己知道文奎的軍火庫!
  這句話拋出來,份量之重,誘惑力之大,足以讓陳友諒垂涎。楊惟一只等了短短半天時間,便被陳友諒招進宮殿。有幸見到陳友諒,他有些后悔了。
  陳友諒殺人太多,渾身散發出一股十分強大的氣場,楊惟一人還在遠處,雙腿就禁不住打顫。
  到了這時,楊惟一真是有些悔青腸子。文奎渾身散發出來的是書生氣,陳友諒散出來的是殺氣,兩者之間相差實在太大。
  文奎易親近,陳友諒讓人恐懼。他是一代梟雄,不但敢殺自己的恩師倪文俊,還敢殺自己的老板徐壽輝。要是殺一個小小的楊惟一,那豈不是像踩死一只螻蟻?
  此時,陳友諒坐在高高的大殿之下,睥睨天下的眼神,讓楊惟一感到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。
  陳友諒:”你說你知道文奎的軍火庫在哪?“
  楊惟一:‘’我也不敢確定是不是,但我有一條線索可供大王參考!”
  不得不承認,楊惟一的智商不低。他很害怕陳友諒,并不敢把話說滿。就像拉弓一樣,拉得太滿容易崩弦。
  “說吧,什么線索?”
  “聽說文奎每次運送槍支彈藥,都是從黑水寨運下來的?!?br>  “聽說?嗯?”
  陳友諒一聲低吼,楊惟一差點尿尿。軍事情報,可不是聽說就行的。道聽途說的事情,一定會讓更多的士兵斷送了生命。
  “我見過一次。那次我去信州府開會,看見文奎的人運送了好幾馬車的綠色木箱子,那里面全都是槍支彈藥。那些人是從黑水寨下來的?!?br>  “哦?這么說來,文奎在黑水寨設置了秘密軍工廠?!?br>  “大王,實話實說,像我這樣的地方官是沒有資格進黑水寨的。我不能騙你不是?我只能實話實說,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你?!?br>  “你的目的是什么?”
  “回稟大王,文奎殺害了我的好兄弟尹力,我心里添堵,所以就想到大王您的麾下謀個飯碗。僅此而已?!?br>  “如果你是文奎派來的探子呢?”
  陳友諒突然臉色一沉,輕聲說道。楊惟一撲通一聲跪倒在地,喊道:“大王明鑒,我可是妻兒老小都來了江州,怎么可能是文奎的奸細?我不可能拿全家人的性命賭博呀。大王,我對您可是赤膽忠心啊。不要殺我,我一定傾盡全力為大王效力?!?br> 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,一個個都覺得脖子發寒。陳友諒生性多疑,殺人如切瓜,以此為借口滅了楊惟一不是沒有可能。
  楊惟一之所以敢投靠陳友諒,完全是因為他知道陳友諒和文奎已經較量過幾次,沒有撈到任何便宜,這才冒著一家老小的生命危險,跑到江州來出賣文奎。誰知這個陳友諒天性多疑,并不是很相信他。
  “暫且信你一次。來人,去把楊惟一安頓好。如果能搶到文奎的軍火庫,他就是大功臣,不但記功,還要給予重獎。如果是一場騙局,全家誅滅!”
  當天晚上,陳友諒召集眾將領和謀士商議。多數人不贊成和文奎過不去。因為朱元璋這邊,除了必要的防御力量,正在全速向陳友諒的地域靠近。
  張定邊建議:“依微臣之見,大戰之際,不宜多樹敵。若是多面樹敵,我們的將士承受不住?!?br>  丁普勝也是這個意見。有些紈绔弟子的陳學云則不然!
  陳學云死也不會忘記,自己不但被搶了物資,還挨了打。對方竟然不冒充是朱元璋的人?;氐浇?,他向陳友諒匯報說,對方是徽州府的朱沖。陳友諒又給了他結結實實的一記耳光!
  徽州城早已變成了文奎的地盤,陳學云居然還不知道。該不該打?打得他一點脾氣也沒有。只有摸著痛臉,眼淚直冒。
  陳學云說道:“我愿意前去,端掉文奎的軍火庫。搶走他們的軍火,搶不走的就全部炸毀。文奎的人牛逼哄哄,無非就是有比我們先進的武器,那些武器一旦為我所用,朱元璋又算什么?”
  有些時候就是這樣。哪怕是沒理的事情,說得恰到好處,也為得有理了。如果陳友諒的部隊,裝備了文奎的武器,那還有朱元璋什么事?陳學云這個建議實在是太有誘惑力了。他們根本不會去考慮,萬一進不去黑不寨怎么辦?進去了沒有找到軍火庫又怎么辦?
  陳友諒道:“學云,我給你三千最精銳的軍士,扮成土匪模樣,絕對不能說是我陳友諒的人。所有參戰的軍士自備毒藥,寧死也不能投降。朱元璋給我的麻煩夠大了,要是文奎再給我們來一下,怕我們大家都得玩完?!?br>  相比而言,文奎是一個并不弱于朱元璋的對手。只是文奎沒有向朱元璋那樣主動出擊,四處霸占地盤。他的出發點是要讓他治理的地域老百姓生活過得好,不要有太多的血腥,不要有太多的妻離子散。
  假如文奎傾住全部的力量,朱元璋、陳友諒、張士誠,或者其他小軍閥,估計都很難經受得住他的打擊。要不然,朱元璋豈會拱手相讓一個徽州府?
  陳友諒下達了指令,其他將領一片沉默。誰都知道,這不是一個好主意。楊惟一的到來,增添了陳友諒不該有的想法。陳學云的話,又堅定了陳友諒的信心。
  萬一陳學云失敗了,文奎勢必倒戈一擊,到了那時,對于陳友諒的大軍而言,必然是滅頂之災。
  天作孽,尚可活。自作孽,不可活!
  陳友諒掃視了一下眾將,并沒有給他們說話的機會,直接讓他們退朝。
  一個個文武大臣都退出去了,唯獨張定邊沒有走。
  陳友諒問:“張愛卿,你還有其他想法?”
  張定邊實話實說:“大王,我總覺得讓陳學云去搶文奎的軍火庫,并不是一個好策略。如今朱元璋已經對我們虎視耽耽,我們的大軍已云集到洪都,如此關鍵時候,我們怎么可能同時打兩場戰爭?”
  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