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有一座軍火庫 >第428章料事如神
    文奎和血鷹兩個人站在一起,如兩尊雕塑。他們在陳友諒軍隊的北部筑起了一道鋼鐵長城,讓他們斷絕了北竄的念頭。數以萬計的士兵全面潰逃,場面十分壯觀。
    看到那些絕望的士兵,連血鷹這樣的殺手都心軟了,說道:“文帥,我們是不是做得太絕了?那些士兵都是陳友諒的,不妨把他們收歸麾下,壯大我們自己的實力啊。人的生命才是最寶貴的資源啊?!?br>    文奎冷笑道:“你以為丁普勝那么好打發嗎?你忘記了上次他們占據信州城,差點就不走了?要是那樣的話,我們豈不是引狼入室?”
    陳友諒的軍隊在前幾年給文奎留下了壞印象,便一直也好不起來。和這樣的對手談合作,簡直是天方夜譚。聽文奎這樣一說,血鷹也就無話可說。畢竟朱元璋是個可怕的對手,不得讓他找到進攻自己的借口。
    這時,從山下奔來幾匹馬,跑在最前面的就是石權。
    什么時候了,石權竟然離開了他的水軍,跑到老鷹嘴山寨來干什么?
    石權跑到跟前,霍地從馬背上跳下來,說道:“好消息,陳友諒死了!他的大將張定邊用弓箭射中朱元璋部將郭英的手臂。郭英是個狠人,竟然硬生生拔出箭頭,用那支箭射回去。剛好陳友諒從船上探出頭看個究竟,結果他的腦袋被射穿,當場死了?!?br>    血鷹連忙問:”什么時候的事?“
    ”今天中午呀?,F在陳友諒的大軍已經全面撤退了。朱元璋的部將正在窮追猛打,根本顧不上我們了?!?br>    石權緊張了好幾天的心情松馳了下來,文奎卻不這樣認為。別看朱元璋對部將知人善用,他也是個睚眥必服的家伙,石權石磊的大炮對朱沖的戰艦造成了毀滅性打擊,難保他不報仇。
    ”石權,你趕快回去,給我死守石碣灘。事情沒有你估計的那么樂觀。萬一朱元璋偷襲,而你的炮彈又打完了,你這支水軍也就徹底殘廢了?!?br>    血鷹像看怪物似的看向文奎,昨天晚上他說陳友諒會死,真的就死了。難保他現在說的話不兌現。萬一朱元璋殺得紅了眼攻打自己這邊,乘勝拿下信州甚至徽州,完全有可能。陳友諒沒有了,這世界能和他爭鋒的人的確不多。
    文奎很清楚自己的弱項,那就是彈藥總是有限的!再先進的武器彈藥,打完了怎么辦?一旦朱元璋下定決心,不怕死人,自己的結局必然很悲摧。
    ”血鷹,你也不能閑著。朱元璋可是帶了幾十萬大軍,一旦他解決了陳友諒,反過頭來和我們拼命,我們盡全力拼死抗爭,最后只能是兩敗俱傷,最后反而讓張士誠撈了大便宜?!?br>    玩手段,血鷹就像小學生,讓他當個刺客,做個保鏢,都不是大問題。戰略眼光卻遠遠不如文奎。
    血鷹摸摸后腦勺,說道:”文帥,你說怎么打我就怎么打?!?br>    文奎咬牙道:”守住老鷹嘴,不讓朱元璋的部隊前進半步。還是那句話,我們的一畝三分地不能丟!“
    ”是!“
    文奎部置完任務,帶著幾十個親兵回信州府。他現在的任務是不斷地搬軍火。那個苦逼的軍火庫,就象泉水似的源源不斷,但只有文奎一個人才可以進去搬。文奎干了一個通宵,又搬出來兩大房間的武器彈藥,連忙派人把這些武器彈藥運送到前線。
    經過幾年的發展,文奎不缺人,也缺槍,就是缺彈藥。平時訓練,打仗,戰士們都是限量的。這次碰到朱元璋這個牛頭,他可不敢限量,而是開足馬力,要多少給多少。這樣一來,他就成了一個苦逼的軍火搬運工。
    石權石磊和涂向義等三個水軍巨頭,其實也只有兩三千軍士,幾十艘戰船。這些水軍往鄱陽湖面一擺,力量就顯得有些單簿。正如文奎所預料,朱元璋在和陳友諒的水軍大仗鄱陽湖,根本無瑕關注石權石磊這么一小支水軍。一旦他們在和陳友諒的對決中穩操勝卷時,野心在一瞬間放大無數倍。
    就在部將請求撤軍時,朱元璋的眼神露出一道惡狼一般的精光,怒道:”撤軍?誰說撤軍?給我集結五百艘戰艦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向石碣灘!“
    一向神機妙算的劉伯溫,深知朱元璋損失了朱沖和幾十艘戰艦的痛苦,以目前朱元璋的心態,他恨不得撲上前去,把石權石磊的水軍全部消滅。
    劉伯溫便勸阻道:”吳王,你忘記了朱沖的教訓嗎?“
    朱元璋陰笑道:”此一時,彼一時。我就不相信石權石磊那幾條破船,能裝得下這么多彈藥?一旦打完的彈藥,今天豈豈不是我們消滅文奎水軍的最佳時機?我們和文奎的對決是遲早的事。擇日不如撞日,我看就在今朝!“
    聽到大老板這樣發話,劉伯溫也只能一聲長吧!
    難道這是天意嗎?
    所謂的天意,以劉伯溫觀星象洞察世界的本事,料定朱元璋將會成為當之無愧的帝王。
    現在不知從哪里鉆出來一個文奎,一個乳臭未干的家伙。竟然擁有超一流的火器。偏偏朱元璋打了勝仗之后,驕傲的心態迅速膨脹,大有一舉拿下文奎所部的想法。
    這不是找死是什么?
    ”吳王,萬一石權石磊還有彈藥呢?我們派這么多戰艦,豈不是去當靶子嗎?“
    ”當靶子也要干!不滅此雌黃小兒,我心難安!“朱元璋是真的怒了。從軍這么多年,他可是很少親自斬殺部將的。這次他不但殺人了,殺的還是自己的親人,叫他如何心安?
    ”命令常遇春指揮,從水路進發,滅掉石權石磊之后,逆江而上,血洗信州城。命令徐達率二十萬大軍,從陸路出發,直撲老鷹嘴一線。哪怕文奎的部隊一個個都長著獠牙,也要把他們全部敲斷!你們都給我記住了,陳友諒留給我們的俘虜太多,不好處理。這次打文奎,一個俘虜也不用,全部殺光!“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