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的女友是偶像 >859章曖昧升級
();    “怎么樣?這樣的許愿還算滿意嗎?”
    金泰妍輕輕點了點頭,突然有些明白了為什么當初李賢哲第一次造訪少女時代宿舍的時候,僅僅幾句話,就吸引了徐賢的注意。
    演藝圈里向來不缺少有才華的人,但像現在的他這樣的卻很少見,有的時候他給你的感覺像是一個成功的企業家,有的時候又總是會說一些富含哲學性但卻通俗易懂的話,就比如現在。
    她曾經見過不少的藝人前輩,經常在她們面前去引用幾句哲理,吹噓自己私下看什么書,讓你覺得他是“文化人”,然后臉上一副“十分滿足”的傲氣相。
    當時大家可能會送上掌聲和感嘆,但事后多半會覺得這個前輩就只是“紙老虎”一個,虛有其表罷了。
    “這應該是一首詩吧?可以送給我嗎?”
    腦海里不斷回味著之前記下的片段,金泰妍覺得自己的內心狠狠的被觸動了一下,這首為她量身定做的詩,如果不發表出去,那是在是太可惜了。
    雖然覺得這樣的請求很唐突,但內心深處有個聲音在告訴她,自己很喜歡這很長很長的一段話,有種治愈心里的感覺,這是她很久都沒能體會到的感覺,很新奇也很獨特。
    “算是一首現代風格的抒情詩,是我以前在華夏的時候一次偶然寫出來的,不過剛剛被我修改了一下,你喜歡的話盡管拿去便好。”
    “真的可以嗎?”
    金泰妍又小心的問了一句,她甚至能夠想象的到,這首詩如果被她上傳到了ins上,會引起多大的動亂,韓國人骨子里受華夏儒家文化影響,十分崇尚知識。
    當李賢哲說出這首詩是他寫出來的時候,金泰妍絲毫沒有懷疑,過了這么長時間怕不是有很多人都忘了李賢哲以前也是出過書籍的。
    “當然,你是主角,你最大,盡管拿去吧,我沒那么小氣。”
    李賢哲輕輕用手指在對方的腦門前戳了一下“你是想讓我教你把它背下來?還是我給你寫出來?”
    “還是寫出來吧我記性不太好...連我們少女時代的舞蹈都會忘記。”
    金泰妍吐了吐舌頭,當即從包包里翻出了一支筆和厚厚的便簽紙,她怕自己待會要是睡個覺,醒來說不定就忘了。
    李賢哲只是眼神一掃頓時哭笑不得,誰能想象得到那一個不大的包包里竟然裝著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,化妝用品,耳機,數據線,游戲機,車鑰匙,還有豌豆娃娃,零食和一卷衛生紙。
    “唰唰唰....”
    沒多久的功夫,李賢哲便將手里寫好的東西遞了回去,雖然只是一張紙,但卻被金泰妍當成寶貝一樣小心的捧在手里。
    “又長了一歲呢,金軟軟,生日快樂”反復讀著這句話,金泰妍無比的滿足,小嘴揚起的線條都快到了耳朵邊上了。
    “別看了,以后有的是時間慢慢品味,蛋糕還吃不吃,再不吃就壞了啊”
    李賢哲笑著搖了搖頭,誰能想象得到,那個在舞臺上永遠光鮮亮麗的少女時代隊長,明明取得了許多女團前輩后輩都達不到的成就,登上了女帝的寶座,現在卻因為一首詩開心的像個孩子一樣。
    金泰妍一臉茫然的回過頭,看了一眼面前被孤零零放置在餐盤上的蛋糕,猛然打了個激靈,她似乎都看到了蛋糕上的那個小人在沖著自己生氣。
    “啊?哦對不起”
    “都說跟一個人呆的時間久了會受到對方的影響……”
    李賢哲捏了捏金泰妍的鼻子,看著對方吐舌頭的模樣,三下兩下的將蛋糕上的電子蠟燭拔了下來,拿起塑料刀開始切起了蛋糕,分了一塊放到金泰妍面前的小盤子上。
    “什么影響?”金泰妍兩眼盯著表面晶瑩的蛋糕,暗自咽著口水,剛伸手去接,那肉乎乎的小手和李賢哲的手腕微碰在了一起,又閃電般的縮了回去。
    “放空...有的時候,覺得努納你挺像另一個人的...”李賢哲頓了頓,像是什么都沒發生一樣繼續切了一塊水果分給她。
    周圍的乘客已經開始就餐,讓金泰妍失望的是,空姐提供的菜單上并沒有韓國料理,最終還是李賢哲幫她點了一份中式炒飯外加一份牛排。
    “啊好想吃泡菜...”
    等待料理的途中,金泰妍想著李賢哲之前對她說的話鼓了鼓嘴巴,腦海里慢慢的閃現出了jessica的身影,神情漸漸變得得瑟了起來“那當然,難道你不知道我們少女時代的粉絲里,有不少是站泰西cp的嘛?”
    “知道...只不過在我所了解的部分當中,你們泰西cp還有泰西允cp,在中飯圈里名聲還是挺大的。”
    瞥過頭看了一眼金泰妍袖子上沾帶的奶油,李賢哲抽了張紙巾,也不管對方反應如何就直接伸了過去“慢慢吃,不夠了我的都給你....那么大的人了還這樣像小孩子一樣毛手毛腳的。”
    金泰妍抬起頭怔怔的看著她,又看了一眼被對方握在手里的胳膊,嘴角用力的抿在了一起。
    一小塊蛋糕,在兩人的細嚼慢咽之下,也不過幾分鐘就全都進了嘴里,金泰妍那雙眼睛總是時不時的在李賢哲嘴上瞥著,那一抹奶油格外的醒目。
    手里握著衛生紙,金泰妍似乎是在猶豫,大腦中兩種念頭在瘋狂的打架。
    最終還是束縛住心的某根線松動了一下,剛想要遞出去,兩人看到了彼此嘴上的奶油,紛紛相視一笑。
    “努納,想要照顧周邊的人,還是先照顧好你自己再說吧....”李賢哲接過金泰妍手里的衛生紙,反手貼在了對方的嘴唇上。
    金泰妍瞪大眼睛,傻乎乎的看著他的手掌離開自己的嘴角,這幾個小時在飛機上,兩人之間的親密接觸可以算得上之前見過面的總和了,偏偏每一次都覺得十分的自然。
    在她的視線里,那張紙擦完了自己的嘴角,李賢哲像是不想要浪費一樣,只是再次折疊了一下開始給自己擦拭,那一片印著自己唇印的區域和他的嘴巴完美的貼合在了一起。
    即便是中間隔著一層,現在再想起來之前那個意外的吻,金泰妍不免的有些小臉發熱,快速的別過頭“你才是小孩子呢,努納我可比你大五歲....”
    “不是說覺得自己永遠十八歲的嗎?”
    李賢哲沒有察覺到金泰妍語氣中的變化,嘴里含著一塊牛排含糊不清的笑道。
    金泰妍撇了撇嘴,雖然這話聽起來沒毛病,畢竟沒有哪個女的討厭別人說自己年輕“那當然,以前大家都是叫我泰花的...知道吧?” 富品中文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