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儒武爭鋒 >第2522節草蛇灰線伏線千里

第2522節草蛇灰線伏線千里

        秦楓聽到鐵木心的話,微微一笑說道:“你這個計劃好?!?br>        鐵木心一只手搭在秦楓的肩膀上,笑道:“能得你這位中土軍神一聲‘好’,可真不容易。怎么樣,要不我們就去布置一番?”
        秦楓倒是沒有對鐵木心這等散漫隨意的動作覺得有什么不妥之處。
        他們雖然喜歡互懟,但并不代表他與鐵木心之間的感情就不好,相反,他與鐵木心之間除了男女之情,還有一重惺惺相惜的英雄氣,外加并肩作戰的袍澤情誼。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并沒有覺得鐵木心的舉動有些越界,姜雨柔更不必說,溫潤如水一般的儒家女子,常懷關雎之德,也樂得淑女配君子。
        其實她在中土世界的時候,其實就已經看出了秦楓與鐵木心之間有故事,但當時就看破不說破,此時天外天重逢,更沒有要拆散兩人的意思,只在旁邊抿著嘴笑。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如此,大家以后不用兵戎相見,還可以如中土世界的時候那般同進退,共患難,真的是太好了!”
        鐵木心也是點了點頭,笑道:“要不是蠻荒妖域里面帶有一個妖字,可能被秦楓你忌諱,不然的話,也不用去仙道聯盟落腳了,大家都到我的蠻荒妖域來就挺好的了!”
        秦楓聽到這話,不禁看了鐵木心一眼,似是想聽她繼續說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鐵木心在兩人面前也不藏私,她抬起手來,眉間的狼牙月頓時如活了過來一般,化為圍繞她周身飛舞的流光,她對著秦楓說道:“這是你贈給我的天狼星魂,是當年妖界的天道所化,如今隨我在天外天一路征戰廝殺,已成為了我的一件本命法寶了?!?br>        鐵木心繼續說道:“天狼星魂寄居在我身上,終究不是長久之計。最開始的時候,它給予我修煉上的幫助,使我能夠順利地在妖域修煉者當中脫穎而出。但隨著它的成長,現在其實對天材地寶和氣運的需求量其實非常大,這讓我感到有些吃力。我詢問過一些妖族的強者大能,我這種情況以前也有過,最好的辦法就是掌握一個勢力的氣運,然后用這個勢力的氣運來喂養這件本命物?!?br>        鐵木心又說道:“我一時半會不能控制蠻荒妖域的情況下,也可以選擇找一個世界,讓這件本命之物重新恢復為一方世界的天道,相當于把它放出去覓食,自己經營一個世界,自負盈虧。不過,天魂星魂在我身上的種種好處就沒有了,還會拿走一部分我身上的氣運,這就是我為什么不走這條路而一直希望掌握蠻荒妖域的原因?!?br>        秦楓聽鐵木心說得坦誠,也是點了點頭,笑道:“果然,你名義上是輔佐妖帝,實際上是所圖甚大?!?br>        鐵木心巧笑嫣然:“你見過蠻荒妖域的妖皇嗎?”
        秦楓搖了搖頭。
        鐵木心笑得更合不攏嘴了:“你要是見過那個肥球,還覺得我對他是真愛,居然心甘情愿也不要名分,什么都不要就幫他打理朝政,要讓他做那妖域萬古未有的中興之主,你覺得我可能嗎?”
        秦楓一愣,不禁笑了起來:“你這家伙,怎么也看臉的??!”
        鐵木心“嗯哼”一聲,笑道:“那你不應該感到高興才對嗎?”
        言外之意,代表你秦楓的顏值還不錯??!
        秦楓則是一頭黑線,下意識地去看一旁的姜雨柔。
        見到這位自己在中土的皇后娘娘就是掩嘴笑,并無吃醋的表現,他這才如釋重負,長長地出了一口氣。
        姜雨柔笑了笑說道:“大家好不容易在天外天重逢,心兒要不要今晚就在府里住下,喝上幾杯?”
        鐵木心和秦楓俱是一起搖頭。
        目前秦楓和鐵木心在明面上,一個是萬古仙朝的首輔,一個是蠻荒妖域的女軍師。
        兩個人剛在各自勢力一百多萬大軍的面前殺得你死我活,就鐵木心架勢白骨戰船撞向秦楓的帝君星艦那架勢,見面怕是沒把腦漿子打出來都是輕的了。
        要是傳出來蠻荒妖域女軍師造訪萬古仙朝的首輔府,當天晚上還在首輔府里住下了,不知道要驚掉兩方勢力多少人的下巴了。
        當天中午,秦楓與鐵木心在午餐上喝了一點酒,又聊了一會,便俱各告辭了。
        午餐是姜雨柔做的家常菜,酒是秦楓府上到外面買來存在酒窖里的普通市井佳釀。
        倒是沒有驚動什么外人。
        離開秦楓的首輔府,秦楓還是萬古仙朝的首輔古月,鐵木心還是蠻荒妖域的女軍師鐵木心。
        就好像什么都沒有改變一樣。
        待到鐵木心走后,姜雨柔不禁對秦楓問道:“夫君,你為什么不告訴鐵木心關于中土世界的事情?!?br>        中土世界如今已經是一顆地仙界的星辰,而且相當于是秦楓隨身的小世界,這件事情可以說是秦楓一行人身上最大的秘密,也是所有來自中土世界之人圍繞在秦楓身邊的向心力所在。
        所有來自中土世界的人都經歷過林淵再臨之禍,都曾經感覺到過自己所在世界實力層級的渺小。
        天仙界的武帝林淵,不過是用了一尊分身,就能夠一劍戳爆整個中土世界。
        中土世界所在星辰的力量層級可想而知。
        正是從連散仙界星辰都不算的渣滓星辰,一步步走到了今天,所有中土世界走出的修煉者才對如今的一切倍感珍惜。
        只要秦楓還在,故鄉就還在。
        如何能不讓所有從中土世界走出來的人為之振奮,為此奮斗。
        秦楓卻是搖了搖頭,他說道:“暫時不要給鐵木心這么多的負擔,讓她專心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。而且……鐵木心第一次登門,雖然她做得隱蔽,但想來不少人,不少勢力還是會盯著她的。否則的話,我也不會提前知道蠻荒妖域會派使團來萬古仙朝的事情了?!?br>        姜雨柔聽到秦楓的話,不禁詫異道:“夫君大人早就知道了?”
        秦楓點了點頭,解釋說道:“燕芷虎告訴我的,如今她主管軍部的情報工作,也是燕家與蠻荒妖域牽的線,所以說,接下來鐵木心可能會通過燕破軍直接面見納蘭女帝。納蘭女帝可是一只成了精的老狐貍??!”
        秦楓有些苦惱地推了推額頭:“我有點擔心鐵木心會在見女帝的時候被她看出什么端倪或者馬腳。這樣無異于給我們接下來的計劃旁生枝節?!?br>        姜雨柔聽到秦楓稱呼納蘭女帝是“成了精的老狐貍”,不禁笑了起來:“夫君大人,你以前可不是這樣評價那位女帝陛下的??!”
        秦楓撇了撇嘴說道:“可能是立場不一樣了吧!”
        以前的秦楓,可能還真的有想過為納蘭女帝做些什么,以此來報答她的知遇之恩,但現在李淳風挾住秦嵐的這件事情橫擋在兩人中間,納蘭女帝顯然準備聽之任之,這讓兩人在虛域攻略之后岌岌可危,脆弱如紙的君臣關系變得更加單薄起來。
        半晌,姜雨柔才小心翼翼地問道:“我們真的要逃離萬古仙朝了?”
        秦楓笑了笑說道:“會有一個比萬古仙朝更好去處的,相信我,雨柔?!?br>        他看向窗外幽幽地說道:“一個我們再也不用顛沛流離的去處!”
        正如秦楓所料,當鐵木心回到客棧之后,一名女子很快就上門了。
        大將軍燕破軍之女,燕芷虎。
        燕芷虎與鐵木心還是第一次見面,饒是她對于女子的美色并無多少興趣,還是被鐵木心的美貌所吸引,忍不住在她那張帶著異域風情的姣好面容上多停留了片刻。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她似是意識到有些失禮,趕緊對著鐵木心抱歉道:“軍師大人,對不起,剛才是我失禮了!”
        鐵木心嫣然一笑說道:“燕姑娘也生的十分美麗端莊,我見猶憐呢!”
        燕芷虎微微一笑,她對自己容貌如何,心內早有定數,這種見面客氣話,就跟男人見面夸對方氣度非凡,玉樹臨風一樣,做不得真。
        兩人分賓主坐下,早有隨行使節遞上了新沏的茶葉與幾樣精致茶點,燕芷虎便開門見山問道:“軍師大人,你打算何時覲見女帝陛下?”
        鐵木心拈起桌上的精致茶點,輕輕放入嘴中,咬了一小口,笑道:“為何是我見女帝陛下,不能是女帝陛下,來見我呢?”
        燕芷虎聽到鐵木心的話,不禁微微一愣,有些遲疑道:“軍師大人,您雖然貴為妖域軍師,但蠻荒妖域與萬古仙朝相比,最多也就是一座藩屬國而已。哪里有一國藩屬的軍師在萬古仙朝的領地上,要仙朝大帝來相見的?這……于禮不合??!”
        哪知鐵木心聞言,翹起腿來,輕輕晃動,她笑了笑說道:“無妨,我蠻夷也!”
        這一下,燕芷虎算是徹底無語了。
        鐵木心這是啥意思?
        于禮不合,關我什么事??!
        我們蠻荒妖域本來就是不懂禮數的蠻夷??!
        你遷就我們一下,不也正常嗎?
        燕芷虎剛想說話,鐵木心已是說道:“難道萬古仙朝不想與我們蠻荒妖域達成和談嗎?但是……跟我們蠻荒妖域和談,萬古仙朝也覺得臉上無光吧?”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