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東廠恩仇記 >第51回獄中探病


千里追魂掌的陣痛,讓張劍楓時時感到死亡的恐懼,自己的生命拿捏在別人的手中,半點不由自己,他思量著如何才能驅除身上的掌傷。

田吉是個狡猾的人,他始終不和張劍楓接觸,即使是在這指揮使府內,張劍楓也見到不他的面,如此一來,張劍楓就別想再打偷藥的主意。

他已陷入絕望,張懷善的出現,又令他的心中燃起了一絲希望。他像一個落入水中,亂抓水草一樣,不肯輕易放棄任何一個拯救自己的機會。

他在窺視了張懷善離開之后,施展“浮萍踏影”的輕功,縱身一躍,上了府中的屋頂,然后放緩腳步,緊跟張懷善的身影。待到四下無人,

他“嗖”的一下,跳了下來,輕靈地落在了張懷善的面前。

張懷善見黢黑的夜色下,一個黑影飄然落在自己的面前,著實嚇得不輕。張劍楓也知道自己莽撞,可是實無辦法。他小聲地向張懷善致歉,然后說明了自己的來意。

因為事先存義已有交待,這粒藥是要交到張劍楓的手中的,如今他不請自來,正好了卻自己的心事,所以張懷善未及細想,從懷中拿出另一粒藥丸交給了張劍楓。張劍楓見藥丸并非瓶中取出,且是一粒孤丸,心中略帶猶豫,可是一想張懷善與自己素未謀面,且是一個郎中,所以他二話不說,將藥丸吞下。

張懷善見張劍楓吞下了藥丸,心中也是暗自高興,他告訴張劍楓要運功調息,這樣有助于藥效的發揮。

張劍楓點了點頭,施展輕功消失在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色中。張懷善交了差,回去向存義等人告知此事,黑夜中的一雙眼睛,卻將他的一舉一動,瞧得真切仔細。

存義得知張懷善將兩粒藥丸送出,但是卻沒有得到白展鵬的消息,雖然心中有些遺憾,但是總比什么事情都沒有做成要好。

張懷善告訴他們,自己會想辦法接近白展鵬,趙青去和玉鳳向他表示謝意,然后讓他早些回去休息。張懷善告辭而去,存義等人也是俱各安寢。

待次日天明,張懷善打開鋪門,卻見陳二牛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,張懷善見他神情緊張,忙詢問原因。陳二牛悄聲告訴他,府上有個重要的囚犯昏暈不醒,讓他立刻前去看看。

張懷善對伙計廖貴說了一聲,然后跟著陳二牛出了藥鋪,直奔指揮府。

到了府門口,張懷善卻又不敢進去,陳二牛問他為什么裹足不前,張懷善告訴陳二牛,因為那個田大人已有吩咐,不讓不相干的人,隨意進出。

陳二牛拉著他的衣袖,告訴他,此番請他前來診治,正是田吉的意思。

張懷善這才與陳二牛進了府,見到田吉之后,田吉又是用一雙死氣沉沉的眼睛盯著張懷善瞧了一會兒,然后他告訴張懷善,要用心診治,

出了差錯,他休息活著離開指揮使府。

張懷善聽了連連點頭,田吉“哼”了一聲,命人拿出一塊黑布,蒙上了張懷善的眼睛,然后讓人領著他出去了。

張懷善被侍衛牽著走,眼睛又被蒙住,他只感到自己天旋地轉,雙腿完全不聽自己的使喚。過了一陣,他只感到一股陰森之氣,襲擾全身,料想自己下了地牢。

接著就是一陣沉重的開門聲,張懷善眼睛上的黑布,被侍衛摘了下來。

侍衛對他說道:“你去看看那個白衣的人,記住別亂說話,只管瞧你的病。”

張懷善看了他一眼,連連應承。侍衛命獄卒開了牢門,張懷善走了進去。

他見一個面容清秀的少年,雙手雙腳被鎖銬在立柱之上,身上滿是血紅的鞭痕。他揭開少年的衣服,見少年的傷痕青黑,且有膿血滲出。

再看少年的嘴角,蒼白干裂,沒有一點的血潤之色。

張懷善驗看了一下傷口之后,對侍衛說道:“這個人身骨強勁,呼吸均勻,想來問題不大。只是他的傷口因為接觸了地牢的渾濁之氣,所以才導致潰爛化膿,他應該是因為腦子發熱,所以昏暈過去了。

侍衛哼哼兩聲,瞟了一眼張懷善,然后用驕橫的語氣說道:“你既然是郎中,問診開方是你的事情,卻來問我做什么?”

張懷善告訴侍衛,要給白衣人開些退燒理氣的草藥,再清洗處理一下的他的傷口。

侍衛一聽,將張懷善叫了出來,他要去請示田吉。是以張懷善和他走出了地牢,轉而又來到了田吉這里。

田吉點了張懷善的講述,表示會有人全力配合他,讓他用心為此人診治,絕不可以出現紕漏。

張懷善又是像先前一樣,蒙著眼睛再次被帶到了地牢中。他所需的草藥和水,都隨之被拿了進來。

張懷善趁著診治之際,將藥丸偷偷塞進展鵬口里,然后開始為他清洗傷口,敷上化瘀消炎的草藥。又在獄卒的幫助下,又針石療法為他診治熱癥。

一陣忙碌之后,張懷善已然是滿頭大汗,而展鵬面上的氣色也漸現紅潤,侍衛看到他的嘴角微微翕動,料想白展鵬很快就會醒轉。他又開始哄攆張懷善,領著他回去向田吉復命。

得知了白展鵬有了知覺,田吉的臉上依然是死一般的寂靜,他機械地告訴張懷善要守口如瓶,明天接著為囚犯診治。因為時間緊迫,他必然要保證囚犯的生命,魏公公要的是活口,出了事情,小心腦袋搬家。

張懷善諾諾地答應著,他心想:“這些個畜生,出手真的是卑鄙毒辣,將一個少年折磨的不成樣子,將來他得以報仇的機會,一定要殺光這班惡賊。”

田吉揮手讓張懷善出去,他身后的屏風閃出一個人。田吉命他坐下,

二人端著蓋碗茶細品了起來。

田吉繼續用冰冷地語氣說道:“哼,還是你多留了心,沒有讓這個郎中有可趁之機。”

對面人的呵呵笑道:“為公公盡忠辦事,乃是我的榮幸,我料想那姓張的被大人您打傷,必然會苦尋醫治之法,所以我對他的一舉一動,也是處處留心。”

田吉的臉痙攣似的抖動一下,冷冷地說道:“這也是公公高明的地方,派你做無極門的掌門。”

逍遙書生捋著長須不住地冷笑,田吉從懷中掏出一個黑玉瓷瓶。將它放在了桌子上,他對逍遙書生說道:“這是公公恩賜的人參雪蛤丸,有助顏延年的功效,你拿著吧。”

逍遙書生拱手稱謝,將瓷瓶收入了懷中。田吉喝完了茶,頭也不回地出門而去。及到門口,他背對著逍遙書生說道:“一切都看你的了,

別讓公公失望。”

逍遙書生正待回答,田吉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。逍遙書生咬著嘴唇,對田吉的傲慢無禮,感到十分的憤恨。

張懷善再次來到客棧,告知了存義等人,自己見到了白展鵬。趙青云和玉鳳聽了展鵬在獄中受了不少的苦,身上已是遍體鱗傷,傷感的流下了眼淚。存義柔聲安慰玉鳳,她哭泣了好一陣,方止住悲戚。

楊幫主詢問張懷善,錦衣衛們何以會將人犯押走,張懷善告訴他,馬上他們就會動身。這次找他療治白展鵬的傷,就是為了確保押解的萬無一失。

存義告訴張懷善,一定要盡力醫好白展鵬。張懷善請他們放心,他自己這么做,也是為了報答為官清廉的周縣令。

又是一夜無話,次日張懷善又同前日一樣,被帶進了地牢,他見到白展鵬已然恢復了神志。

展鵬知道是張懷善救了自己,對他連聲稱謝。張懷善告訴白展鵬,他傷勢初愈,不可過于激動。

展鵬點了點頭,侍衛在一旁呵斥,不讓他們說話。張懷善清理了傷口,被侍衛帶了出來。

這時獄卒一邊鎖門,一邊搖著頭說道:“這小子活過來就好,明日他就可以離開此地了,我們也不用跟著提心吊膽了。”

他的話音剛落,侍衛狠狠地給了他一個耳光,然后厲聲呵斥道:“多嘴的狗東西,再敢亂講話,割了你的舌頭。”

侍衛打完后,推著張懷善揚長而去。

稟報了田吉之后,張懷善謝絕了他的贈銀,回到了回春堂。為了消除別人懷疑,張懷善依然問診治病,一切都是安然如故。

到了夜晚時分,張懷善告訴廖貴,自己要出去。讓他將鋪門關閉。

趙青云正在焦急地等待著張懷善的消息,張懷善一路風塵,神情緊張地告訴他們,明天白少俠將被打入囚車押走。

存義忙向其詢問囚車行進的線路,張懷善搖著頭說道:“田吉為人謹慎,不曾提及押解的時間和路線。這是獄卒無意間說出來的。”

趙青云對張懷善稱謝,讓他回去好好休息。張懷善走后,趙青云對存義他們說道:“現在唯一的辦法,就是在指揮使府附近窺視,時刻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。”

眾人點了點頭,趙青云掃著說道:“現在咱們檢查好隨行的衣物藥品,出門到指揮使府。”

趙青云他們整理好東西,出了門。到了指揮使府附近,四人施展輕功登上房頂,窺視府里的動靜。

天上一輪皎月當空,向地上灑下一片銀光。存義看著地上泛起的光芒,心中卻是一陣不安。他總感到這炫動的浮光之中,隱隱透著一股殺氣。可是他終不知這是自己的心里在作怪,還是什么原因,總之他的心陷入了煩亂之中。


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