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北頌 >第0099章提刑司


  翌日。
  天朗氣清。
  寇季在府上的嬤嬤們伺候下,先穿戴上了他特地讓府上匠人制作的軟甲,然后穿戴上了王曙派人送來的公服,揣上了荷包,系上了官印、玉決,準備前往提刑司報到。
  依照宋例,官服有很多類型,分別應對不同場合,其中分祭服、朝服、公服、時服、戎服、喪服等。
  朝服跟公服款式模樣都一樣,只是配飾上有所不同,朝服上配有蔽膝、綬、朝笏等諸物,公服卻沒有。
  二寶那個憨貨還在熟睡,昨夜他吵著嚷著要跟寇季去提刑司衙門,伺候寇季,結果激動過頭,睡晚了,如今還沒有醒。
  寇季也懶得搭理他。
  寇季低頭瞧了一眼自己的官服,微微晃了晃腦袋。
  依照宋例,三品以上官員,皆著紫色官服;五品以上,皆著朱色官服;七品以上,著綠色官服;九品以上,著青色官服。
  民間有句俗語,叫滿門朱紫貴。
  ‘朱紫’二字,就是從官服顏色上取的。
  寇季官升提點刑獄司判官,從六品的官銜,官服是一身綠色大袍子。
  再帶上長翎紗帽,邁開八字官步,像極了《西游記》里面的龜丞相。
  也正是因為如此,寇季很討厭這身官服,怎么看怎么別扭。
  出了四君園,寇忠迎了上來。
  “小少爺,轎子已經給您備好了,在府外候著。”
  寇季點點頭,出了府門。
  府門外,有一頂兩人抬的轎子,還有兩個隨從在等候。
  寇季上了轎子,轎夫們抬著寇季,趕往提刑司。
  寇季坐在轎子里,掀開了轎簾,欣賞著沿途風景,喃喃道:“汴京真繁華,可惜了,一群敗家玩意守不住。
  也不知道劉娥今日重新出山以后,會鬧出什么幺蛾子……”
  七日已過,劉娥自囚已滿。
  她要重新駕臨資事堂。
  寇準為了對付劉娥,三更天就起了,四更天的時候就趕往了東華門。
  雖說寇準如今權傾朝野,可寇季依然擔心。
  劉娥有趙恒護著,如同有不敗金身,寇準也拿她無可奈何。
  只要她一日不倒,隨時都有可能翻身。
  寇季晃了晃腦袋,“我想那么多有什么用,我現在在人家眼里,充其量就是一個雜魚,上不了臺面。等我有資格上得了臺面了,才有資格參與到這最頂尖的博弈當中。
  雖說我可以通過影響祖父,間接影響朝局,可祖父又不是提線木偶,他主見那么強,又怎么可能聽我的。
  左右還是不如自己動手痛快。”
  寇季回望皇宮所在的位置,幽幽道:“你們且鬧著,等小爺入局的時候,一定讓你們從頭爽到腳趾頭。”
  “嗖”
  就在寇季吹牛皮的時候,一支箭矢從街角射了出來,直奔他的轎子。
  緊接著,又是一支箭矢,射了過來。
  一連三支。
  連珠箭。
  同時沒入到了轎子里。
  守在轎邊的隨從們嚇了一跳。
  “保護小少爺!”
  四個人,堵住了轎子四邊。
  其中一人用身子擋在轎前,掀開轎簾往里面看去。
  只見寇季捂著胸口,心有余悸的道:“幸虧早有準備,不然就命喪黃泉了……”
  “小少爺,您受傷了?”
  隨從見寇季捂著胸口,嚇了一跳,驚叫著。
  寇季沉下臉,擺手道:“我沒事……我穿了軟甲,擋下了箭矢。”
  “現在怎么辦?要不要先回府,然后多召集一些人手過來。”
  隨從急聲詢問。
  寇季瞇著眼,晃了晃腦袋,低聲道:“不必了,先送我去提刑司。然后你們分頭去開封府、大理寺報案。”
  “小人明白……”
  “護著小少爺,快走!”
  隨從和轎夫們,護著寇季快速離開了此地。
  那刺殺的人,似乎也不是莽撞之人,他一擊不中之后,立刻遁走,再也沒有現身。
  所以寇季之后前往提刑司的路上,再也沒有遇到刺殺。
  到了提刑司門口。
  隨從和轎夫們分別離開,前去報案。
  寇季邁步進入到了提刑司大門。
  剛一進門,就被兩個差役攔下。
  “大人,您的官憑印信!”
  差役開口索要。
  寇季皺眉道:“什么時候入門還要查官憑印信?”
  差役干笑道:“回大人的話,這是張大人頂下的規矩,您就別為難小人了。”
  寇季亮了亮腰間的官印。
  差役查驗過以后,躬身施禮,“參見大人……”
  寇季擺了擺手,沒有再搭理他們,邁步進入了提刑司。
  寇季一走,兩個差役在一旁開始說起了小話。
  “聽說咱們這位新上任的提刑司判官,是寇相爺的孫子,不知道張大人會不會給寇相爺面子,不會為難他?”
  “嘿……張大人要是給別人面子,那他就不是張大人了。”
  “那有的瞧了……”
  “嘿嘿嘿……”
  “……”
  寇季進了提刑司,直奔提刑司衙門正堂。
  到了正堂以后,就看到了一個國字臉,大高個的中年人,身穿著一身朱色官服,正襟危坐在堂上。
  在他下首兩側,分別坐著幾個膀大腰圓的漢字,他們身上也套著官服,他們身后跟著的隨從,還拿著刀劍。
  他們年齡大多都在四旬左右。
  寇季頂著一張小嫩臉進入到了正堂以后,立馬引起了所有人主意。
  寇季對堂上的張綸拱拱手,道:“下官寇季,見過大人。”
  張綸板著臉,看不出喜怒,他淡淡的道:“不必多禮……”
  寇季長身而立,站在了堂中。
  其余的官員互相看了看,同時看向了張綸。
  張綸淡然道:“禮不可廢……”
  當即,他們齊齊起身,對寇季施禮道:“下官等人,見過大人。”
  寇季點頭道:“不必多禮。”
  見禮過后,張綸并沒有請寇季坐下,而是翻開了手上一份卷宗,道:“寇季,華州人,家中獨子,年十六。父寇禮,華州人,太學生……母范氏,華州人,早亡……”
  張綸細細的把寇季家中資料說了一遍,除了沒提寇準之外,剩下的資料可以說是一字不差。
  說完了寇季的資料以后,張綸看著寇季道:“單從你的卷宗上看,你也算是個良家子。至少在你入汴京城之前,你對得起良家子這三個字。但你入京以后的所作所為,卻跟良家子有所違背,你作何解釋?”
  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