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司少的重生嬌妻 >第199章悔恨的淚水


再加上她種種奇怪的舉動,溫汀自然懷疑她。

可到底鄭月為什么要這么做,那這種奇怪的熟悉感到底是為什么,溫汀卻找不出原因。

“我憑什么告訴你?”呂倩仰著腦袋,心中膽怯卻鼓起勇氣的說道。

溫汀勾唇一笑:“你受了不少苦頭了。雖然你良心被狗吃了,卻也沒壞到想要毀我名譽,這我自然可以放過你,但前提是你告訴我是誰幫助你,對你來說很簡單。怎么?不說嗎?不想回家和家人團聚嗎?他們可是為你擔心壞了?!?br>
一提到呂倩的家人,呂倩就忍不住留下了悔恨的淚水。

以前她總是覺得家人怎么對她好都是情理之中,但現在看來,都是因為他們的愛啊。

而她,卻做出這么讓人失望的事情。

這么想著,呂倩低頭啜泣起來,溫汀也很有耐心,好半天之后呂倩才抬起頭,堅定的說道:“是鄭月,是鄭月!她指使我,不僅如此,**和**都是她給我的!”

溫汀毫不意外的點點頭,急忙問道:“她為什么要這樣做?”

“可能是因為她很討厭你吧,和我說了很多你的壞話,不然還能因為什么呢?!眳钨粷M不在乎的說道:“怎么樣,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訴你了,現在可以放我走了吧?!?br>
“你父母現在就在別墅,放了你?還要過一會兒?!睖赝≌f完這話站起身準備離開房間。

像是想到什么似的,身體卻定在房間門口,又開口說到:“如果鄭月問你我們有沒有提到她,就告訴她沒有,我希望你能聰明一點兒,想想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,再做決定?!?br>
說完這話,轉身離開。

溫汀這番話說的沒頭沒腦,讓呂倩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思考,所有煩亂的思緒縈繞在腦海中,打斷了她的思路。

“好煩!”呂倩大喊一聲,垂頭喪氣的坐在床上。

時間到了。

等待溫汀的司南聿此時眼中滿是擔心,終于看到溫汀出來,立馬皺著眉點點頭,兩人并肩來到客廳。

皮沙發上坐著的除了呂倩的父母之外,還有這次一起同行出游的人,就連終于清醒的顧陽澤也出現在這兒。

溫汀微不可查的皺起眉頭。

這是大家第一次見到呂倩的父母。

在想象中,教育出這樣一個女兒的家長,必定是文化程度不高,涵養程度不夠。

但沒想到,眼前的兩個人看起來飽經滄桑,頭發花白了一半,正耷拉著頭看著溫汀。

溫汀穩穩的坐在沙發上,抬起頭說道:“呂叔叔、呂阿姨你們好啊?!?br>
她自然沒必要對他們這么禮貌,畢竟就是他們的女兒,狠狠的傷害了溫汀。

兩人受寵若驚的看著她,又對視一眼。

只見呂父急忙說道:“你別這么說,這件事情我們已經調查清楚,是我家孩子做得不對,讓你受苦了,是我教育無方,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,原諒倩倩吧?!?br>
說完這話竟然直接拉著呂母站起身,朝著溫汀深深鞠了一躬。

兩個五六十歲的父母在溫汀面前如此謙卑的道歉,可謂是放下了一切尊嚴。

溫汀有些動容,她向來主張自己做的事情要自己承擔這個道理。

可看著面前的二人,誰會不希望能有這樣一對父母,但恰恰就是因此,才養成了呂倩驕縱的性格。

一旁的司南聿看出了溫汀的猶豫,冷著臉說道:“我們不是不講道理的人,做這些也不是為了刁難你們,我們想要一個結果,一個合適的結果?!?br>
呂父皺著眉頭,觀察起司南聿,點點頭說道:“你很有本事,這么短的時間便把呂氏集團打壓成這樣,你想要多少錢,我給你就是,把我的女兒毫發無傷的還給我!”

“你覺得我們想要錢?”司南聿不悅的挑挑眉:“我們不差錢,給點兒別的吧?!?br>
“這……”呂父被噎的說不出話來,就算呂氏集團這些年發展很好,但和司氏集團比起來,簡直不值一提。

是啊,人家怎么能看得上他那點兒錢呢,為了救女兒哪怕要他們的性命都沒關系,要什么自然都行,可是人家想要的東西,他們未必給得起。

求救似的看向周圍的人們,在老人心中,他們都是溫汀的朋友,自然能知曉她的心意。

看向顧陽澤時,他卻故意把眼睛挪開。

他尊重呂叔叔和呂阿姨,并不代表他愿意解救呂倩,都是她應得的報應。

最后還是唐雪看不下去,開口說道:“我們想要一個交代和一個保證?!?br>
聽到她的答案,呂母立刻像是看到了救星,憔悴的雙眼中迸射出希望:“您說想要什么交代,想要什么保證,我們都給得了,只要你們放過我的女兒,哪怕要了我們的命,都沒關系啊?!?br>
說著,忍不住嗚嗚的哭出聲來。

溫汀皺著眉頭,終于是緩緩開口了:“呂倩做了錯事,我想要拿到我應得的彌補。至于保證,我不知道這件事以后會不會再發生一次,我要你們保證不會再有第二次?!?br>
說完這話,二老有些茫然的看著對方,不解的皺起眉頭。

最終還是呂父開口問道:“我們保證把倩倩帶回家后會好好教育,把她關在房間中閉門不出一個月反省悔過,且再不來打擾你,這段期間你可以隨意來我們家,查看倩倩是否在家。至于交代,你想要什么樣的彌補,只要我能給,我一定都給?!?br>
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,孩子犯的過錯為什么要讓家人承擔。

溫汀緩緩站起身走到二老身旁,突然鞠了一躬,在他們二人驚訝的眼神中緩緩直起腰,堅定的說道。

“我為你們對呂倩的愛感到敬佩,但一碼歸一碼。我要的很簡單,只是一句誠懇的道歉?!?br>
還沒等溫汀說完話,二老急忙道歉:“對不起溫汀,對不起司南聿,對不起大家,對不起……”

“不是你們的!”溫汀溫怒的說道,聲音不自覺提高了不少:“我要的是讓呂倩給我道歉,真心實意打心眼里的道歉。


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