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穿越成兔,在線直播 >第673章李天海的小弟

  “你的意思是,李天海是你的小弟,我沒有聽錯吧,要知道他堂堂的李家少爺,怎么可能會做出這個樣子的事情呢,也不看看你自己,是一個什么樣子的貨色!”
  只見此刻旁邊的這個男子,淡淡的說道,慢慢的看著眼前的時勁浪。
  此刻的時勁浪,道也并沒有什么,因為對于他來說,根本沒有任何的必要性。
  不過此刻的時勁浪,倒是緩了緩自己的身軀,慢慢的看著,眼前的這幾個人。
  說實話,他也感覺到無所謂,如果他們想要和自己來比賽車的話,也都可以。
  時勁浪想要看看,自己在短時間當中,所能夠學到的東西,到底有多少?
  也正好看看,這些家伙能夠達到,一種什么樣子的程度。
  這才是最主要的,至于其他的,他也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  “行了,不管他是誰的人,也不管他是大哥還是小弟,咱們賽場上見,你應該明白這種意思吧,真正的本領要拿到這個賽道當中來,就不知道你有沒有這種魄力…”
  只見此刻旁邊的這個男子,淡淡的說道,也根本沒有管那么多。
  此刻的時勁浪,也根本沒有想那么多,看著他們一個個都上了自己的賽車。
  此刻的時勁浪,也根本沒有管那么多,在這里恐怕才是真正意義上,用自己的實力說話。
  如果你沒有這種力量的話,沒有這種實力,是根本不會在這里帶著的。
  這也是時勁浪所能夠理解的,下一刻,時勁浪也根本沒有想那么多。
  每一個人的賽車,就直接在這里直接挺好了。
  “行了,廢話少說吧,就直接開始了…”
  只見旁邊的這個少爺,在那里說道,下一刻,他的車就直接從這里沖出去。
  時勁浪根本沒有想那么多,踩著自己的油門,也直接跟著上去。
  只見這四五輛車在一并排,就直接慢慢的向前開了過去。
  他們的速度,也是非常的快,在一瞬間,就達到了一個完美的地步。
  而且最關鍵的是也是如此,此刻的時勁浪,當時根本不適應這種山路。
  但即便如此,對于他來說,就好像自己在腦海當中有著一個巨大的模板一樣。
  開始直接連接著這整臺車子,這就好像是神經元。
  好像此刻的時勁浪,能夠感覺到,自己的異能在一瞬間,也直接到達了一個完美的粉絲。
  慢慢的直接踩著油門,就直接上前沖了過去。
  直接拐著方向盤,在一瞬間,在一個彎路當中就直接超了一輛車。
  這對于時勁浪來說,才是最主要的事情,在一瞬間,就好像直接喜歡了這種感覺一樣。
  “這家伙的車技怎么會這么好,在那么窄的地方超車,難道就不怕撞車嗎?而且還真的超過去了…”
  只見在旁邊觀戰的人,淡淡的說道。
  要知道,即便是之前李天海,也根本不可能達到,現在這個樣子的層次。
  兩者之間,有著天壤地別!
  “我就說肯定是顧的車手,過來和他們比賽的,要不然的話,也絕對不會出現這個樣子的狀況,那么這臺車又怎么解釋呢?算了,打個電話給李天海,到底問問出現了什么樣子的狀況!”
  只見這邊的一個中年男子,淡淡的說道,下一刻,一個電話就直接撥打了過去。
  不過此刻賽道當中,他們漂移的時候,此刻的時勁浪,就直接來到了這路當中。
  他根本沒有想那么多,在一瞬間,就直接狠狠的踩著自己的油門。。
  就好像在一瞬間,前面的道路,就直接浮現在他的眼前一樣。。
  而且他自己的神經元,就好像和這個車子形成了一個完美的層次。
  能夠到達一個絕對的層次,這才是最主要的一點。
  所以此刻的時勁浪,也根本不管前面的道路,到底出現什么樣子的結局。
  它就可以在一瞬間,到達一個完美的層次。
  而且能夠在這彎道,還是直道當中,能夠到達一個完美的力量。!
  “滋滋…”
  這種漂移加上悅耳的聲音,就直接在這里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甩尾。
  無論是從哪一個角度來看,都能夠達到一個完美的層次,這才是最主要的事情!
  只見此刻的時勁浪,也在這個車子當中,感覺到在這周圍凝聚成了,一個非常高的層次。
  在上面不斷的漂移,也開始不斷的掌控著,這所有的方向盤,能夠慢慢的到達一個更高的層次。
  時勁浪也能夠在這一瞬間,就好像感覺周圍所有的力量,都開始不斷的擴散。
  “不會吧,這輛車也并不是性能特別的好,為什么在他手里面出神入化,難道真的是職業賽車手,要知道前面的那輛瑪莎拉蒂,可是給改裝過的…”
  只見此刻外面的這個男子,淡淡的說道,慢慢的看著眼前的這個狀況。
  誰也不清楚為什么會出現,這個樣子的狀況,不過對于時勁浪來說,他當時感覺到無所謂。
  此刻的時勁浪就感覺周圍,所有的一切,都全部籠罩在了自己的身體當中一樣。
  能夠達到一個更高的層次,這才是最主要的一點。
  至于其他的事情,他才管不了那么多呢,因為根本沒有這種必要性。
  “誰知道呢,最主要的目的,也不全在這個車子的性能當中,要知道他們每一個車手,每一個人的特點都是不一樣的,至于他們怎么注意駕車,都得看他們自己的狀況!”
  只見此刻這個男子,淡淡的說道。
  做了這么多年的車手,他本來也明白,有些事情根本不是強求的,就如同時勁浪這個樣子。
  就好像真正意義上的和這輛車,融合到了一起一樣,他想要往哪里走就往哪里走。
  他的意境在哪里就會達到,一個完美的層次,所以即便是再好的車在他的面前。
  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,在極限操作面前,無論在多么窄的道路當中,他都能夠在一瞬間。
  達到一個完美的層次,這才是最主要的。
  至于其他的問題,他根本沒有想那么多,因為根本沒有這種必要性。
  “那個小子前面還有一輛車,這個就是我們這里的車神老大也不知道能否超越他,還是兩個人能夠達到一種什么樣子的水準!”
  只見此刻這個男子,淡淡的說道,慢慢的看著旁邊的這幾個人。
  要知道這山上的美女,還是非常的多,在這周圍不斷的歡呼著,他們最主要的目的。
  就是過來找刺激,最關鍵的是,能夠玩得起賽車的。
  基本上都是有錢的公子哥,所以他們來到這里,也是有著一定目的性的。
  所以無論是從哪一個角度來看,他們來到這里都不虧,至少這些有錢的公子哥。
  多多少少的都明白一點,不過此刻的時勁浪,倒是在這里,就好像融入到了一定的層次一樣。
  下一刻就直接被前面的這輛車,就直接打斷了。
  因為前面的這輛車,就好像在一瞬間,放了自己的尾燈。
  “看來這個家伙對于自己,還是有著一定的認定性的,算了,也不用管那么多了!”
  只見此刻的時勁浪,淡淡的說道,慢慢的就直接踩下了自己的油門,要知道在前面。
  有著兩個彎拼接著,時勁浪的感知在一瞬間,就直接將這整個賽道當中。
  所有的過程,全部都刻在了,自己的腦海當中。
  做到位的目的,也是非常明顯的,而且這種力量,也達到了一個完美的層次。
  “讓我來看看,你這家伙的速度,到底能夠達到一種什么樣子的層次吧,看看是我的技術高,還是你的車子更加的強悍!”
  只見此刻的時勁浪,淡淡的說道,下一刻就好像一股恐怖的異能,直接在自己的雙手當中,不斷的爆發,憑借著自己肩膀當中的死穴,向著兩邊不斷的擴散的同時,所達到的力量,也是非常的恐怖。
  而在這一瞬間,自己身體當中的這個死穴,就好像開始不斷的轉換一樣。
  讓時勁浪感覺到,非常的不可思議,就好像在一瞬間吸收周圍的力量,就有著一個小小的太陽。
  在這里不斷的旋轉,下一刻,就直接利用這種恐怖的力量,直接沖擊在了整個車子的尾部。
  一瞬間就好像是,一個巨大的氮氣一樣,直接從尾部噴發了出去。
  “這個家伙的車子,到底改裝了,什么樣子的東西,為什么能夠在后面,爆發出來如此恐怖的力量,不過這個輪胎能夠受得了嗎?看著他這個輪胎,也根本不可能爆發出來!”
  只見這個男子,淡淡的說道,他也根本沒有想那么多。
  但是就憑借著這恐怖的力量,在一瞬間,就直接奔了出去,碰到了一個彎道。
  時勁浪想也沒想,直接動用了這個氮氣,進行沖擊,而用這個輪胎進行一個漂移。
  這樣一來的話,就可以間接性的,在這最中間的一個過道當中。
  達到一個完美的層次,也能夠直接從這里滑過去,這才是最主要的一點
  “滋滋…”
  在一瞬間就直接從中間沖了過去,又是同樣的方法。
  最關鍵的是此刻的時勁浪,利用后面的氮氣,開始不斷的向前推進,而且這個輪胎。
  就好像一瞬間,直接搶在了最中間一樣,雖然時勁浪也不清楚這個輪胎,出現什么樣子的狀況。
  他也不知道這個車子,到底會出現什么樣子的狀況。
  但是憑借著自己的力量,他有著絕對的把握,不過我能夠讓自己的速度,減不下來。
  反而能夠還有一個飄逸的角度,而且最關鍵的一點。
  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如此,最關鍵的是,時勁浪腦海當中,所帶有的力量。
  就好像直接轉換在了,他的腦海當中一樣,他也根本不知道,為什么會出現這個樣子的狀況。
  就好像有著某種記憶,直接灌輸在了,他的腦海當中一樣,不過此刻在那一邊。
  李天海得到消息之后,便直接帶著自己的管家來到了這里,慢慢的看著這里所有的局勢。
  剛好看到這一幕,說實話,他的嘴巴就直接張羅開來。
  他根本沒有想到時勁浪,拿他的車子,竟然能夠達到如此恐怖的狀況。
  “不會吧,這真的是時勁浪所做的嗎?我的那輛破車子能夠達到如此恐怖的境界,根本不可能!”
  只見此刻的李天海,淡淡的說道,他根本沒有想到憑借著自己那輛破車子。
  竟然能夠和布加迪想抗衡,兩者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,尤其是改裝過的布加迪。
  所帶有的威力未免過于強大,無論是從馬力,還是從重量。
  以及它的地底盤當中,都可以在一瞬間,直接達到百米加速!
  “這個小子的車技,未免有點太恐怖了,算了,也不想那么多了,我們默默的在這里看著就行了,至于其他的事情也不用多想,對于我們來說,也沒有什么樣子的好處!”
  只見此刻的李天海,淡淡的說道,眨巴眨巴自己的嘴,也根本沒有多說一些其他的話語。
  此刻的時勁浪,都是憑借著這一輛車,在一瞬間,就直接沖著過去,直接沖過了終點。
  而且也在一瞬間,就直接掠過了所有人的視線,此刻的時勁浪,也根本沒有想那么多。
  他瞬間發現,這整個賽車當中的剎車,根本停不下來,以及這個輪胎。
  就好像被自己剛剛,在一瞬間直接磨壞了一樣,此刻的時勁浪也根本沒有想那么多。
  狠狠的直接用了,一種恐怖的異能,就直接碰撞在了這個車子當中。
  讓他死死地駐扎在了這個地面上,讓他根本無法繼續往前沖擊,這才是最主要的。
  不然的話這輛車,就會直接被自己玩壞,甚至說連車帶人。
  就會直接從這里沖出去,時勁浪才不想要出現這個樣子的狀況呢。
  “這真是讓人感覺到嘆為觀止,這一瞬間的車又是怎么停下來的,不會在車里面的,是車神吧,未免有點太恐怖了!”
  只見旁邊的這個男子,淡淡的說道,慢慢的看著旁邊的李天海。
  他也根本沒有多說些其他的話語,不過無論是從哪一個角度來說,就是這個樣子的。
  “不好意思啊,這輛車已經被我磨損的差不多了,真是感覺到有點不太好意思的!”
  只見此刻的時勁浪,慢慢的從車子當中,走了下來,將這個鑰匙直接拿了出來。
  這輛車確確實實,已經被時勁浪開的差不多了,要知道無論是發動機,還是各方面的磨損。
  都已經達到了一個絕對的層次,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控制住的,這才是最關鍵的一點。
  不過對于此刻的時勁浪來說,他倒是感覺到無所謂,因為根本沒有這種過然的必要性。
  “不用算那么多,這些小東西還是不用賠償的,真是沒有想到老大的車技,竟然如此的恐怖,竟然能夠在一瞬間,達到這么完美的地步,真是讓我刮目相看!”
  只見此刻的李天海,淡淡的說道。
  慢慢的就根本沒有想,那么多這一輛車而已。
  對于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的必要性,這才是最主要的,至于其他的問題。
  他才管不了那么多呢,因為對于他來說。
  也根本沒有這種小事情,對于他們李家來說,基本上就是九牛一毛的存在。
  “既然如此那么慷慨的話,也就無所謂了,既然你這么說的話,那我也就不多說一些其他的什么了!”
  只見此刻的劉浪,淡淡的說道,慢慢的就直接將這個車鑰匙收了起來,不過這輛車已經報廢了。
  劉浪還是打算叫他修理一下的,因為對于自己來說修理一下。
  也是非常簡單的事情,不過也根本不用想其他的問題!
  “放心吧老大,以后有什么事情就可以直接叫我飆車,這種事情我還是最在行的,雖然沒有老大的設計如此恐怖!”
  “但是我多多少少,也能夠達到一個非??植赖膶哟?,不過老大這種車技,我能不能夠跟你學一學,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…”
  只見此刻的李天海,淡淡的說道,下一刻劉浪也就點點頭,慢慢的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  他知道有種東西只有真正意義上,利用自己的異能,才能夠達到的。
  普通的方法是根本無法這個樣子,直接拿到現在這個地步的。
  這才是最主要的事情,不過無論是從哪一個角度來說,倒也是無所謂。
  “放心吧,什么事情都可以,至少憑借著現在這個樣子的狀況,你已經真正意義上,證明是車神了,剛剛連小車神都沒有打過,老大說實話這種力量,已經確確實實朝天了!”
  只見此刻旁邊的這個男子,淡淡的說道,慢慢的看著眼前的劉浪,他也根本不清楚。
  劉浪擁有著如此恐怖的設計,說實話,剛剛出來一個年輕人,他們真的以為這只是冒充的。
  又或者說是李天海,隨隨便便叫了一個人,卻沒有想到真的是,李天海的老大。
  他們一個個都肅然起敬,要知道能夠成為一個南城,富家子弟的老大,確確實實不容易。
  根本不是一般人,所能夠做到的事情,不過這種實力。
  他們已經確確實實,能夠證明到這種地步了,是有著多么的恐怖。
  “行了,有機會再來聚一聚吧,看看這里的女的老大你先挑,畢竟你是這里的車神,有沒有看中的看中的就可以直接帶走,放心吧,你消費我買單!”
  只見此刻的李天海,淡淡的說道,下一刻劉浪倒是嘴角微微一笑,微微的搖了搖頭。
  對于他來說對于女的根本沒有任何的興趣。
  至少現在看來根本沒有,因為自己也還是有的時候,要刻意的保守一下自己。。
  現在雖然有錢,但是還沒有任何的權力。
  也不至于落把柄在別人的手中,這一點劉浪還是非常清楚的!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