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大周龍庭 >第293章楚皇駕崩上

  烏昆一走,烏渠也拜別陳當,別看他現在安然到來,可這邊還需要平亂,畢竟烏昆與烏復有一些兵力在這里。
  烏渠離開了,陳當不管他,反正現在大事已定。
  烏昆一路返回,他要盡快解決烏復,事情的發展已經讓他察覺到危機。
  就在烏昆還在半路上的時候,烏渠在以大軍威逼,很快控制了不少區域。
  他自立北涼,宣稱烏昆與烏復是叛逆。
  北涼立國,消息很快傳開,等烏昆返回以后,天下皆知涼國一分為二,還有可能一分為三。
  烏昆醉了,他失落,怨恨,烏渠真的這樣做了。
  烏復也懵了,現在一看,有了大周在天都山脈一線駐守,烏渠好像穩了。
  “好一個烏渠,好一個大周!”
  皇宮之中,烏復氣得冒煙,現在明白了,烏渠做的一切,都是誆騙他的,偏偏他還接手了。
  “殿下,必須立即登基,烏渠自立,我們也不能落下?!?br>  大臣出聲,他們急了,明顯烏渠是與大周,燕國沆瀣一氣的。
  烏渠穩了,可他們還要與烏昆爭奪。
  “對,對,對,必須登基!”
  烏復走來走去,他必須盡快登基,然后宣布烏渠所立北涼是大逆不道的。
  烏復倉促登基了,消息傳開,烏昆冷笑,烏復想做皇帝,還得他烏昆答不答應。
  事到如今,烏昆已經將怨恨放在心底,先解決烏復再說。
  至于烏渠那個涼國罪人,以后再找他算賬。
  烏昆與烏復亂戰再起,中原五國就當看熱鬧。
  烏渠所立之國,被稱為北涼,烏復與烏昆還在爭奪,不過稱他們為西涼。
  涼國一分為二,大周都城,皇帝大宴群臣,嘉獎有功之人。
  第一場大雪已經到來,白柔生了!
  王府之中,燕信風看著兩個小家伙,咧嘴笑個不停。
  皇帝,皇后,靜妃她們都在,圍著兩個小家伙,心情大好。
  “龍鳳呈祥,又逢大周國力強盛,可謂天賜?!?br>  皇帝笑呵呵說著,抱起女孩兒,咧嘴笑道:“她為有福之人,名燕安蕙,蕙質蘭心,當為將來長公主?!?br>  眾人聽著,紛紛安靜下來,皇帝此言,無疑就是表態。
  皇帝卻不管他們,放下燕安蕙,抱起男孩兒,笑得眼睛都瞇了起來。
  “小家伙,今年大周滅金,功震天下,你為此時出聲,當名燕安平,為后來之主!”
  話音落下,眾人看著這個小家伙,目光復雜。
  將兩個小家伙抱回去,燕信風只顧自己高興,根本就沒聽到他父皇說了什么。
  皇帝返回宮中沒過多久,話就傳了出來。
  朝臣聽著這些話,微微一笑,這是皇帝的一種表態。
  燕信風接連幾天都不出門,專心照顧白柔與兩個小家伙。
  “王爺,陛下傳的那些話,沒事吧!”
  白柔看著取名為燕安平的小家伙,他爺爺可是說了,后來之主!
  “沒事!”
  燕信風笑呵呵說著,言道:“本王之所以現在沒當上太子,無非就是一些事情還沒有理清?!?br>  “你知道“執棋人”的,父皇對太子大哥的死,心里有疙瘩?!?br>  聞言,白柔微微點頭,放下心思,她的心情好了很多。
  大周這邊一件喜事接著一件喜事到來,而在楚國,自得知大周那邊的謀劃后,楚皇身體更差。
  燕國得到了大周的默許,又擺平了邊境之事,如今他們正全力爭奪云洲之地。
  宋國本來是硬撐著的,想要談判,與楚國停戰。
  本來你有心,我有意,宋,楚兩國之間都有了不少默契的底線,可是局勢突變,燕國已經派出使者來宋,直言宋皇。
  若是宋,楚停戰,就等于燕,宋同盟破裂。
  將來楚國或者陳國有什么舉動,燕國絕不相幫!
  這一下,可將宋皇嚇得夠嗆,為何他總是要拉上燕國,不就是希望兩國盟好,將來楚國若是想要報復宋國,還有燕國牽制不是。
  如今燕國直接說了,要么現在一起咬牙堅持干,要么聯盟破裂,以后出了問題不會幫忙。
  宋皇苦??!他還真不敢與燕國斷絕盟好。
  想想與燕國斷絕盟好的后果,他不寒而栗。
  將來楚國緩過來一口氣會報復,陳國也虎視眈眈,到時候宋國孤立無援,絕對會死得很慘。
  但是咬牙堅持干,宋皇想想就有些恍惚。
  燕國敢繼續咬牙干,是因為他們邊境會迎來短暫的和平。
  宋國卻不行啊,以一對二,再打下去,國庫都會空了。
  夾縫之中,兩邊都是荊棘,碰到那邊都疼。
  宋皇猶豫不決,坐立不安,而在陳國,當他們分析出燕國那邊的決心后,決定不放過這個機會,也要咬下宋國一口肥肉。
  他們之所以敢這樣放心干,是因為他們很忌憚的大周,完成分裂涼國的布局后,暫時抽調不出兵力來。
  如此,簡直就是引誘了他們的野心。
  陳國加大攻勢,宋皇可就苦逼了。
  燕國威脅他,陳國攻打他,偏偏楚國也不爽利,直接給宋國一半豫州之地不就好了嗎。
  宋國的處境變得越來越糟糕,而在楚國,楚皇看著就時日無多的模樣。
  大周表面上自然盟好,可他們做的事,讓楚皇肝疼。
  大周將精力放在分裂涼國上,對楚國的幫助就越小。
  楚皇心里清楚,大周雖然與楚國盟好,可他們巴不得楚國倒霉。
  前段時間楚皇還想借著大周滅金的余威,震懾宋,燕兩國。
  可誰知局勢一變,大周又與燕國因為涼國之事,搭上了火。
  這樣一來,楚國可就成了倒霉的那一個。
  大周派來使者,說著什么無法分心的云云,楚皇能說什么,他只能順著表演。
  燕國又變得咄咄逼人,而且這次他們沒有了后顧之憂。
  想到這些,楚皇心中悲涼,再打下去,楚國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才能恢復元氣。
  “但愿宋國那邊,能有個好消息吧!”
  楚皇呢喃出聲,宋國那邊,他們不想拖下去,楚皇自然將希望放在那邊。
  只要結束與宋國的作戰,就是付出一點代價也可以。
  他現在頭疼的還有陳國,陳,楚兩國盟好,真要與宋國停戰,還得考慮他們。。
  楚國現在需要堅定的盟友,可不能誆騙陳國。
  他不敢學大周那種操作,除非楚國還是以前強橫的時候。
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